晋江紫帽镇明墓清理简报
日期:2008年02月02日 出处:《福建文博》 作者:范佳平 编辑:张红兴 阅读:13332次

晋江紫帽镇铁灶山明墓清理简报

泉州市博物馆  晋江市博物馆

 

紫帽镇位于泉州中心市区西南部5公里,晋江市西北部7公里,东接泉州清高科技工业园区,西有山清水秀、源远流长的紫帽山脉,南临陶瓷名镇磁灶镇,北邻泉州中心市区——鲤城区。20067月,泉州市博物馆会同晋江市博物馆专业人员对位于晋江紫帽镇铁灶山泉州出口加工区工地发现的一座明墓进行抢救性清理发掘,现将本墓发掘清理情况整理如下:

一、  墓葬形制

墓位于紫帽镇铁灶山西面,东与紫帽镇紫星村白崛后自然村隔溪相望,座东朝西,方向272度。墓葬地表前部保存完好,平面略呈“风”字形,也称为座椅形。现存无字墓碑及墓手、护墙、后墙、挡墙、供台、半月形水池、祭亭等,三合土构筑。

墓地内侧正中竖立一块花岗岩凿成的长方形无字墓碑,墓碑高2 米,宽1·2米,厚0·27米。墓碑两侧紧依护石以稳定墓碑,墓碑前设供台,供台也是花岗岩石板材,供台长1·6米,宽0·7米,供台上石板已不知去向,侧面雕刻花卉图案。由供台两边向前曲折延伸,逐步加大墓埕的面积。距供台前方1·5米有一半月形水池,水池底部设排水孔,水池前2·5米处有一半径为7·1米的半月形祭亭,祭亭上部结构已毁,只剩地面痕迹。

碑及墓埕两翼墓手、护墙左右对称,糖水灰三合土构筑,平面呈规则形向前外敞。全长5·5米,分前段和后段,前段长1·7米,后段长3·5米,宽0·3米,前段和后段之间用一横向宽为0·3米长1·7米的短墙相连接。后段墓手尾部现存一段挡墙,长1·2米,宽0·3米。

后部墓室上方封土杂草丛生,与前端墓碑相距2·3米,其间距离也是用三合土筑边,中间填土。

二、  墓室结构

墓室在以三合土填筑墓底基础上,以长方形红砖营造左右双圹(长方形砖规格:长25CM、宽11CM、厚5CM),之后墓顶再以三合土填筑,从中间向两边呈斜坡状,俗称“龟背顶”。整体平面呈长方形,长3·4米,单间墓室宽0·9米、深1·07米,墓室上方为坡地,距墓顶深0·65米。左右墓室营造方式及大小略等,全部分为前后两个部分,后部为墓室棺床位置,平砖顺砌,进深248米,单间墓室宽0·9米,高1·07米,券顶结构,在距墓底0·6米处起券慢慢缩小,底部平铺一层红方砖(规格为40·5*40·5)做棺床,周边留有排水沟用以排水(沟宽0·1米,深0·04米)。前后室以砖墙相隔,前室结构当地俗称“孔子厅”,三合土填筑,红砖营造横向单间,进深0·8米,与后部棺室等宽,低于后部,高1·1米。前后室以长方形砖平砌封门阻隔,两墓室前后之间隔墙都有一个仅容一人通过的盗洞(规格为39*40),前室墓门也有一盗洞(规格为70*50),但有修补痕迹。

三、出土器物

本墓发掘前已受到挠乱破坏,棺室内整体棺木无存,仅发现个别棺木碎屑,墓室内随葬器物已遭到盗墓贼全部挠乱破坏,但也在前室中间位置发现瓷器六件及铜镜、墓志铭一件。分述如下:

罐:  两件   酱釉,釉不及底,平底鼓腹,分器身和器盖两个部分,形状大小相同,一件完整一件残。高10CM,口径8·5CM,底径7·5CM

    1  酱釉,釉不及底,分器身和器盖两个部分。器身为直口平折沿,短颈,双耳,扁鼓腹,三足。颈部刻划“米”字纹及菊花纹,颈腹之间三道堆贴纹。盖为隆顶,顶面堆塑一只坐狮,狮身中空,直通盖顶,坐狮尾巴是制作完好后,再安插于狮身后部底坐,盖顶圆球一侧有三个圆形镂孔。器身口径 13 CM   通高23CM

瓶:  两件  酱釉,形状大小相同,侈口长颈,扁弧腹平底,颈部两侧刻划“米”字纹。口径7·2CM  16CM  底径8CM

灯:两件  形制大小相同。圆底圈足,座上立狮身像(狮分一公一母),狮身上顶圆柱状灯架,架上灯盘,狮身像及灯架、灯盘中空。灯盘口沿外撇,呈五瓣花口,狮身肚腹上刻划鞍状纹,灯架上几道堆贴纹。通高17CM  底径9CM   灯盘口径5·5CM

铜镜   1  腐蚀严重,背面中央为柱形钮,中有孔,内部平坦,无纹。直径8厘米、厚0·3 厘米

棺钉   12   铁质  腐蚀严重

墓志铭   1  材质为黑页岩,长方形,长93厘米、宽50厘米、厚 3 厘米。由于盗墓者的挠乱破坏,墓志铭右上方已经破损,上面为墓碑铭额,下面阴刻内容。现记录墓志铭内容如下:

林院侍读掌坊事前右春坊在庑子掌司经局印信知制□纂修

元年蒋德顿首

前□□朗中署文司事外郎文考功验□稽司南京吏户兵三部主事年通家眷晚生林胤昌首拜墓额

先子同年公敦不置二公时□二公状心往之矣公谢世日久事公通籍□□□□□□□

欲厝公以状乞铭在年安敢又数十年仰止不及□者一旦得附片言以述公美盖殊协夙□□□□□受别悟台父君翠榕公母蔡太孺人公其伯子也母妊公神人授红袍而生公聰穎  千言人指千里生年十八童子试□□□□

一公鳳見公文深器之拨歲補邑弟子员督使者    于庠丙子鄉試幾獲雋報罷陆公宦延至其家西席公□□□□益大□□□□□□

子公愈  下帷壬午四上公壬辰成士是   源公並時登第才名相宇内  蘇謁銓授山兖州滋阳令民若子不□□□□□□□□  时邑太饑餓看相枕道公     賑貸全活以數萬計明春大有年公以凶荒之后求休催科追捕悉宽政賑饑事上闻□□□□□□□居 世以藏中有百五十金例

 告公所受服闋補楊真令公不力行教化如昔民以至者徐察其情□□□□□□  者宽而赦之青天之四方孔道商往来離處而税倨然其上  牙狐假所不攫公待

  随以法陽調服心□□□敕有所肉故事有单单有抽受事者多以苛细賢為罷監其柄公公曰商亦民也吾吾民而虐商乎且吾水蘖自矢其以脂膏易吾操□□□乎一以廉平之稽查有纪不察洲又平其督趣非徐非亟商得待時轉運罷   一切染指即 楮管悉自不以闋諸商商人德公深    祝嗟乎□□民者也乃亦牧商公之仁心所不宜如此哉公雅善知文夙監聲庚子分校南所拔皆知名士先後士者五人高公登凌公潘公汝胡公  位通此尤公之知人得士矣公在事以秩滿得受父如其官母蔡封母陈俱太□□□□载晋儿户曹行囊潇然商   千金寿公笑不渡江赖孺人誓曰若勿苦吾以清白遗子孫終官矣甲辰以大中含沙令得調盖先有李淮者檄取改百疋公不至是以事中公语曰持方枘欲内圜  其公之谓乎公倦于簿不欲典再令疏得授國學寻擢刑部主事于京公至性天植事君奉唯谨母蚤善事   弟有恩推解不

子慈而法行淳大德人坦易和平不城府不喜怒器度廓然居官毖已惠物意在大康民以直道不能脂  然公既已邑能有所造於人公之志固已十伸其四五矣何憾愚以是而公之方正似恒公而去其峻掩抑似子美而其放其唯公家和清□史仲和綏撫愛下以循吏著而清和郡人趙穎送新瓜懸諸梁竟不取公者可兼之矣公配孺人乃南壁公胞妹于歸時已不及姑事舅公奉姑曲得其為諸生篝公仕之官不  之以故公得一意公爵  封孺人煌煌天語稱為賢內助向公時顧孺人而誓知孺人之能相以有成也孺人又善公友愛處一如公有急告者不無為解先世守捐资承授仍居住置弗至今歌哭聚族如故孺人之夫固有其大者已後公二十五年捐世為節縮持家勅誡者良稱蘇氏母儀雲公生於嘉靖康戍年六月初五日酉卒于萬曆丁未年九月初四日子享年五十有八孺人生於嘉靖癸年五月二十七日申卒天崇辛未年十月二十二戌享年七十有九子男二宇庠生娶孝廉郭公震之女宇庠生娶兵部驾司主事洪公初女女  庠生玉居崇子□□道炯一許東程子孝廉懋充一五有则子子生孝廉溶父一  李公維鉉子增生文  子庠生元柱一溆浦縣陳舉賢子毓   □□亞轉運使林公雲龍子赠吏部文外郎林公光肇子庠生曾渡男七自宇藜出者子孙

    庠生娶大理寺评事黄公一子庠生懋基女缉娶庠生麟采女知白庠生□□□相女孫節俱聘自宇出者孫龍孫驥俱未聘女一永州府同知洪公  采子禀生聚沙成塔胄子士吉宇出曾孙男二可俱未聘    出曾女四俱未二孙□□二缉出未艾墓在南安三十三都悟道石佛山前卯揖酉卜葵有时矣公子宇物化唯次子宇   等奉公及孺人柩合厝葵期崇祯十年十二月十四日而年家子且铭

铭曰永為礪  王雪丕志寒泉冽守吾   假于而家共安清何以名之前哲何以酬之鬱鬱葱葱茂瓜瓞我你銘貞若穴惟此有道之碣

不孝男宇承重   泣血立石   衰期服孫孫□知白     孫龍  孫薌 孫驥  仝稽首立石

 

四、小结:

 

从出土墓志铭及墓室结构可以确定该墓为夫妻合葬墓,夫死于明万历年间,妻死于明崇祯年间。该墓其墓葬形制、葬式及出土器物是典型的明代墓葬风格,结构保存相当完整,对于研究泉州地区明代墓葬葬俗形式以及葬式规格有着极为重要的研究价值。

从墓室结构上该墓前面“孔子厅”,后面棺床位置的“前厅后室”结构也是比较少见的建造方式,从中可以看出当时当地一些建筑方式和习惯。值得一提的是,墓里出土一套精制的祭器,由一香炉、双瓶、双灯组合,这是一套专门为死者定烧的冥器,是典型的磁灶窑陶瓷,其制作工艺,特别是双灯上面的雕塑相当精巧,在我省同时期墓葬中非常少见。其所出土磁灶窑瓷器出现在有明确纪年的墓葬中,对于明清磁灶窑陶瓷的断代及当地陶瓷史的研究提供十分重要的实物资料。相同型制的墓葬在本省安溪湖头出现过,至于是不是同一家族墓或有什么内在联系,具体情况尚待考证。另外,该墓后部墓室与前端墓碑不在相连接位置,而是相距2·3米,这可能与早期风水学说有关,也是一种比较独特的现象,值得下一步进行深入研究。

参加发掘人员:  陈建中  范佳平   刘英英

              陈国珠  粘良图  张卫军  许钦山

室内整理:范佳平  刘英英   陈紫玉

绘图:  许钦山  张红兴  范佳平

执笔:范佳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