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紫帽明布政墓发掘报告
日期:2008年02月02日 出处:《东南文化》第五期 作者:张红兴 编辑:张红兴 阅读:11046次


  晋江紫帽明墓发掘报告
    福建博物院  泉州市博物馆  晋江市博物馆

 

紫帽镇位于晋江的西北隅,东连池店镇,南接磁灶镇,西与南安的官桥镇交界,北邻泉州市鲤城区。距晋江市区20公里。所发掘的明墓座落在紫帽镇紫星村白堀后自然村铁灶山的西侧(图一)。

铁灶山为紫帽镇风景秀美的自然景区,自古以来不少名人望族视其为风水宝地,死后葬于其上。前一阶段,我馆在铁灶山方圆四平方公里范围内进行了一次考古调查,发现宋至明清墓葬达50多座,其中可考的除了本明墓外,还有宋代广东博罗县尉修职郎陈凯之次女墓、明代大学士黄凤翔的父亲黄继宗墓、明代著名的理学家陈琛墓等。

20067月,为配合省重点建设项目——泉州出口加工区工地施工,由福建博物院、泉州市博物馆及晋江市博物馆联合对该古墓群进行抢救性发掘,共发掘五座明墓,本文现将其中二座(编号M1M2)发掘情况简报如下,其它三座已另文发表。

M1M2位于地势缓和的半山坡上,背山而建,正前方为农田,隔溪与白堀后村相望,地势开阔,当地人俗称“凤凰展翼”。 两墓所处位置为五个台地,逐级升高,第一与第五级台地之间的高差约8.6M1方向为0°M2方向为10°(图二)


                    M1、M2发掘后的全景

 

M1

M1包括石象生、墓室、石台阶、墓亭。其中石象生位于M1的前端,即第一台地上,墓室位于第二台地,石台阶、墓亭分别位于第三、四台地上。

石象生

均为花岗岩石质,左右两侧原本各放一排石翁仲、石马、石虎、石羊、石望柱等,但其中部分石构件已被盗走,现左侧仅存文官石翁仲、石虎、石马、石羊(头稍残)、望柱底座各一个,分别相距32.82.63.35米。右侧仅存武官石翁仲、石马底座各一个,相距3.65米。两排石象生之间的宽度为25米。

文官石翁仲高3.5米,为一长者形象,胡须飘然至前胸,双手互握置于前胸作揖状,面容和蔼。头戴圆顶、宽沿毡帽,身穿官袍,腰系官带,官袍垂至足底。官袍背后补丁锈飞禽(疑为鹤)。底座为长方形,长1、宽0.6、高0.6米。底座周边0.3米范围内填以三合土和石块。

武官石翁仲高3.5米,为一年青人形象,无胡须。双手互握置于前胸作揖状,面容威严。头戴一圆形帽,顶部竖起发髻;肩围披肩,身穿官服,腰系官带,官袍垂到足底。官袍背后补丁上锈猛兽(疑为麒麟)。底座为长方形,长1、宽0.6米。

石马高2.75米。底座为长方形,长1.6、宽0.5、高0.7米。底座周边0.3米范围内填黑土,填土混有白瓷片。残存石马底座,长1.6、宽0.5米。

    石虎高2.1。底座为长方形,1.16、宽0.4、高0.76。底座周边0.3范围内填以三合土。

    石羊,头部稍残,残高1.6。底座为长方形,长1、宽0.43、高0.55。底座周边0.4范围内填以三合土并拌有石块。

望柱底座为八角形,最宽处为0.35米。

墓室及相关遗迹

包括墓穴、挡墙、供台、墓手、水池。墓室平面为长方形,宽2.4、进深3.2(图三)

墓穴为并排两个,长方形,进深3.1米,宽0.8米,西侧高0.9、东侧高1米。系三合土筑成,三合土中拌有大量颗粒较粗的海蛎壳,表面粗糙,不甚坚硬。墓顶前端已残,距地表1.76米,呈龟背状隆起,正中微起脊,顶沿弧曲,平面呈梯形,宽2.94、进深3.2、厚0.55 米,分上下七层叠压,每层厚度均匀,约为0.05米。墓壁厚0.10.25米。右侧墓门错缝横向平铺两层长方形红砖,规格为30×12-8厘米,下层砖向内伸出5厘米用以放置明器。左侧墓穴底部平铺两排单层方形红砖,作为棺床,砖规格为30×302厘米。在前端地面铺方形红砖一块。棺床的左右尾部有一道相连的排水沟,宽0.080.13米,右边墓穴的棺床做法同左侧,只是在两排砖的中间有一道宽0.08米的排水沟同四周的排水沟相连。在左、右墓穴中间的壁上有一个高0.17、宽0.18米的小孔,距墓底0.64米,当地人俗称“夫妻孔”。棺床周边及中间的排水沟表面抹有白灰,砖与砖之间用白灰抹缝。

挡墙位于墓室的前方,紧贴墓口,平面呈长方形,长8.26、宽0.67、残高0.15米,其做法为先铺石条,中间及四周夯筑三合土,三合土中拌有大粒海蛎壳。已揭露出来的挡墙墙基中平铺11块长方形石条,长0.240.62、宽0.180.31米,石条间距0.20.6米。其中间可能放置墓碑。

墓顶两翼墓手基本左右对称,由后向前逐步外敞,平面略呈两个前后相接的“八”字形。墓手分前后两段,前后相接。前段墓手,起于挡墙前侧,与墓室外框位置相对。左右墓手与挡墙残存高度持平,高0.360.62 米。墓手为平顶,三合土质,掺海蛎壳粉末。内侧表面抹有白灰。后段墓手起于前段横向外伸墓手,比前段墓手低0.27米。右侧的墓手全长5米,墓手为平顶,宽0.120.25、高约0.45米。左侧墓手全长4.3、宽0.09­0.23、高0.45米,墓手顶端亦为平面。左右两个墓手的顶端,各横向外伸出一块长0.7、宽0.28米的长方形石板,应起护坡作用。

供台位于挡墙的正前方,前段两侧墓手之间,其前部平面呈梯形,后部呈矩形。长1.72.55、宽1.12米,台面比挡墙低0.5米,高于水池底0.12米。亦为三合土质。

水池位于供台的正前方,由供台、后段两翼墓手及墓手顶端向前伸出的弧形三合土墙围成。水池底亦为三合土质,平面近似扇形。弧形围墙的中间部分已被破坏,残长2.09、宽0.150.17、高0.15米。

在墓室的后面为第三台地,比墓亭低1.55米,比M12米,长10米,已揭露出来部分宽1.3米,在台地的中后段发现三块长方形条石呈前后排列。条石长0.81、宽0.2米。条石下面以及之间铺三合土,并掺有大量的海蛎壳粉末。

 

墓葬在发掘前,左右两圹封门已经打开,且两圹内塞满填土,说明M1已被盗掘。经过清理,发现两圹棺室内不见任何葬具和骸骨。左侧圹穴的前部发现六件酱釉小陶器,由左向右分别为烛台、小陶罐、双耳香炉、小陶罐、双戟耳瓶、烛台。右侧圹穴的前部发现四件酱釉小陶器和和少量陶器碎片,从左向右分别为烛台两件、陶罐一个和双戟耳瓶一件。均为灰胎夹砂,胎质较硬。兹将这批出土器物分述如下(图五)

 

烛台  4件,其中两件完整。尖唇、浅盘口,竹节形腹、中空,喇叭底;外施酱釉不及底。M11完整,口径2.3、高5.2、底径5厘米。M13 口径2.8、高5、底径3.8厘米;

陶罐  4件。可分2式。

2件。口沿微外撇,短颈,鼓肩,弧腹,底内凹。M17,口径4、高4.9、底径3.1厘米。

2 2件。敛口,圆肩,弧腹,饼足。M15,口径2.8、高3.6、底径2.5厘米。

陶香炉  1件,M19方唇直口,竖颈,溜肩,斜弧腹,双大耳由口沿连至肩部,饼足。外施酱釉不及底。口径5.4、高3.7、底径3.2厘米。

双耳瓶 3件,可分2式。

2件。平沿,盘口,溜肩,戟状耳,垂腹,饼足,外施酱釉不及底。M110,口径2.3、高5.5、底径2.7厘米。

2 1件。M111,双耳呈反“3状,左右对称分布在颈部。口径3.6、高11、底径4.4厘米。

墓亭

位于第四个台地上,现存长方形三合土地面,其四周有宽0.5米的墙基,西南面被破坏,墙基地面为三合土,厚0.1米。底部残留部分石条和碎石块,石条一般长0.5、宽0.25米。小石块一般长815厘米,原来应是塞垫条石所用。

在三合土地面下还叠压着一层方形红砖铺成的地面,砖宽30、厚3厘米,由于揭露面积有限,性质用途不详。

           

M2

M2位于第五台地上,方向10度,与墓亭相距5.35(图四)。为三合土墓,双墓穴,平面呈长方形,长4.12、宽3、高1.71.9。左右墓穴基本相同,可分前后两部,后部为棺室,进深2.57、宽0.88、高1.13,棺室封门用单排长方形红砖平铺错缝砌成,砖规格为18×19-3厘米。左侧棺床用双层方形红砖错缝平铺,砖与砖之间用白灰粘结。墓砖宽30、厚2厘米。在棺床后部正中放一21×11厘米的长方形砖。右侧棺床砌法同左侧棺床,只是墓砖较大,宽38、厚3厘米。并且在棺床左、右、后侧有宽0.060.1的排水沟。在棺床后部正中也放置一块长方形红砖。墓穴前部当地俗称“孔子厅”, 左、右、前侧留有宽0.050.17的排水沟。孔子厅的后部靠近棺室的部位用方形红砖,单排平铺,前部为两层砖,上层砖为18×9-3厘米,下层砖为30×30-2厘米,在孔子厅正中,即两圹穴中间位置,有一拱形门,高0.74。墓底为三合土,厚0.1,其下面还垫有一层厚约0.03的黑碳层,起到去湿除潮的作用。

墓顶呈龟背状隆起,正中微起脊,顶沿弧曲,长4.21,宽2.02,深3.17米。墓顶上面铺一层黑碳层,碳粒粗大,碳层厚度为0.03,在碳层上方为一层厚0.02米的粗白砂,再之上为填土。在墓室的左、右、后侧均挖有宽0.25、深0.35米的沟槽,内填碳粒,也应是起防潮作用。

墓门为三合土筑成,拱形,顶部前沿外凸,中间靠近左墓圹处有一盗洞。墓口用长方形红砖错缝平铺,尺寸为18×9-3厘米,墓门外用三合土筑成。

墓室内葬具无存,仅见一枚铁棺钉和若干棺木漆皮,呈鲜红色,上有彩绘花卉等图案。此外在左圹孔子厅靠近盗洞的一侧发现一件青花大碗(图六)

棺钉,1个,铁质,一头圆帽,一头尖。长17.4厘米,帽径3.8厘米。

青花碗  1件,M21  灰白胎,胎质竖硬。敞口,尖唇,斜腹,圈足。外壁口沿下饰一圈釉下黄褐圆点。内外底均见火石红色。口径15.3、高5.7、底径7.7厘米。

                       

结论

 

墓葬年代

M1M2两座墓室内均没有发现墓志铭和其它有明确纪年的资料,其具体年代不详,但从墓葬形制和出土文物等特征看,它们有明显的明代墓葬特征。

M1墓室中出土陶器组合分别为烛台、香炉、罐、瓶,是闽南地区明墓中比较常见的冥器组合。这与铁灶山同时发掘的明代崇祯十三年墓葬中出土的冥器组合,无论是器物组合种类上,还是器物釉色、质地、形状、大小上,都极为相似。

M1前石像生中的石马、石虎腹部以下与石座连为一体,这一雕刻手法与晋江明代万历二十三年林武苴墓前的石马、石虎相同。

M2墓室外观、形状、质地、结构、营建方式以及垒砌方法等方面均与安溪湖头湖三村炭坑明嘉靖六年(公元1527年)李光忠墓相同或相似①。M2墓室中出土的一件青花碗,碗口沿外侧釉下用钴料绘一圈黄褐圆点,钴料不佳,颜色不纯正。碗底及碗心内留有火石红色。施釉未及底且不够均匀。该青花碗具有明代福建民窑青花瓷器的特点。

 

墓主身份

M1的规模来看,其规格较高。明代不同级别的官员死后墓前使用的石像生在种类和数量上有着严格的规定:“……洪武三年定一品莹地周围九十步,……洪武五年重定……一品二品石人二,文武各一,虎、羊、马、望柱各二;三品四品无石人;五品无石虎;六品以下无”② M1石像生中有石人两个,文武各一个;石马两个,石虎两个,石羊两个,石望柱两个。对照之下,M1墓主级别至少在二品(包括从二品)以上。

直到现在,当地村民仍称该墓为“布政”墓。按明朝职官志规定:“ ……洪武九年,……改参知政事为布政使秩正二品……。十四年……寻增设左右布政使各一人。……二十二年定秩从二品,建文中升正二品,裁一人。”③从M1的级别上看,它为布政墓是可能的。根据泉州本地古文献资料,发现明代湖广右布政使史朝宜可能为该墓的墓主。 “史朝宜,字直之,朝宾从弟。嘉靖癸丑进士,……升广东按察使,晋湖广右布政。……。至楚不数月,引疾。”④这说明史朝宜曾做过湖广右布政史。 又有“右布政史朝宜墓在三十三都云台赤崎山之原尚书黄光昇撰铭。”⑤紫星白堀后村是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从南安划到晋江紫帽镇的,它在明代属于“三十三都”。“云台赤崎山”是不是现在的“铁灶山”还需进一步查证。

M2的墓主身份缺乏资料无法确认。但从M1M2从位置及其形制来看,可能为家族墓。

 

葬俗特征

两座墓室早年均被盗过,残留的随葬品以陶瓷器为主,特别是M1发现的均为小件陶质祭器,以罐、烛台、瓶、炉为主,这些器物均为特意烧制的冥器。从器形、釉色、质地看,它们应为明代晋江磁灶窑的产品,为当地陶瓷史的研究提供了十分重要的实物瓷料。

M1前的花岗岩石像生,虽然经历了近五百年的风风雨雨,但仍旧是形象生动、栩栩如生。尤其是一对石人雕刻得十分精细,着装图案和花纹精细而不显繁缛,人物面部表情丰富而不失威严,无不渗透出闽南匠师高超雕艺水平。

 

    附记:在简报的整理和编写过程中,粘良图、羊泽林、杨清江给予了很大的帮助,特此致谢!

  线图和照片略。

 

 

 

①《福建文博》2003年第一期

②《明史·礼志P162

③《二十五史·明史·职官志》,上海古籍出版社

④《晋江县志》卷之三十八·名目之二

⑤《泉州府志》卷之十七·宅·墓坊序

 

 

考古领队:王振镛

参加发掘者:王振镛、陈建中、张红兴、范佳平、陈国珠、刘英英、陈紫玉、黄艳芳、粘良图、张卫军、许钦山

摄影、绘图:张红兴

执笔:张红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