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隆通宝”钱与泉州
日期:2006年07月12日 出处:泉州文博 作者:刘英英 编辑:张红兴 阅读:10845次

  泉州是我国东南沿海的一座古老城市,它历史悠久,传统文化积淀深厚,为我国首批的历史文化名城。在这座古城里经常会有惊喜出现,20世纪70年代初、90年代初和2002年“永隆通宝”钱范的出土就是古城给予今人的一个惊喜。“永隆通宝”钱已经有不少专家学者从各个方面进行阐述,本文仅介绍“永隆通宝”钱范的出土和论证“永隆通宝”钱的铸造地是泉州。

一、“永隆通宝”钱范的出土

197312月至19755月间,泉州三中师生在其防空工地上“深挖洞”构筑人防工程及承天寺的一些僧人在广孝寺废址上挖地制药用“金汁”(“金汁”是泉州民间流传的一种特效药,用中药、童子粪便等加工后装罐,埋藏十年后方有药效)时,在夹有宋代瓷片的地层,先后出土了三次陶质的“永隆通宝”钱范。①198412月至199010月间,泉州承天寺建筑群动工修复,在寺内西围墙处地下,又出土不少“永隆通宝”钱范。②“永隆通宝”钱范是我国迄今为止唯一发现五代十国时期的钱范。在我国历史上,五代是指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十国则包括前蜀、后蜀、南汉、北汉、吴、楚、闽、南平、南唐、吴越。这些封建割据政权除了北汉建在北方外,其他的都是建在南方。“永隆通宝”钱是五代十国中的闽国铸造的,其钱范的出土填补了我国铸币史上的一项空白。

鉴于“永隆通宝”钱范出土的重要意义,尤其是为了弄清它的铸钱遗址,福建省博物馆经国家文物总局批准于20044月开始对泉州承天寺后院进行了科学的考古发掘。这次发掘不但出土了数以千计的“永隆通宝”钱范,还发现了一些铸币工具(如铸币炉),收获甚大,为研究“永隆通宝”钱的铸造和闽国时期的泉州社会经济提供了丰富的实物资料。

这次考古发掘是在泉州市承天寺西部,也就是原鹦哥山的南麓,更确切地说是在南俊巷往南与泉州三中交界处的一片龙眼园内。通过发掘发现五代铸钱遗物遗址主要分布在现龙眼树下靠近南围墙东西约80米、南北约40米的范围内。“永隆通宝”的铸造时间是从闽王曦永隆四年(公元942年)开始的,其铸期极短,不超过两年,所以所铸造的数量并不多。又由于它是一种大铁钱,铁在空气中很容易发生氧化反应,能保存下来的更少。再者,它是采用“一钱一范”浇注法铸造的,即一个钱范仅铸一枚铁钱,铸好之后就毁范取钱,故能完整留存至今的“永隆通宝”钱范更属凤毛麟角,弥足珍贵。

“永隆通宝”属中国古代传统的方孔圆形钱,其钱径约34厘米,重2025克,铸工粗劣。其钱范的做工也很粗糙,有的还留有手印、指甲痕。钱范分面范和背范两种,都是圆形的。面背范的深浅不一,但合范后总深度(即钱品厚度)为3毫米,是比较整齐统一的。由此推测,母范钱径比较标准统一,而子范的差异属正常范围(经实验泥范烘干,收缩率为5%左右,且与泥胚干湿度及烘干火候有关)。③面范有“永隆通宝”四字,为略带楷意之隶书,书法严谨又不失灵活,神形俱备,韵味无穷。④背范有个“闽”字,大多数还有仰月纹、月纹,其深浅、曲率和上下位置都有所不同。极少数的“永隆通宝”钱上没发现仰月纹,可能是因为用来铸该钱的背范上的仰月纹较浅,而且经过千年的氧化、侵蚀及当时有一定时间的流通,仰月纹渐渐被磨掉而消失了。除此之外,“永隆通宝”上还发现有星纹,但一枚钱就只有一枚星纹,要么在正面要么在背面,正面有星纹的背面就没星纹,背面有星纹的正面就没星纹,有极少数的正背面都有星纹,这可能是错范。正所谓“马有失蹄,人有失足”,造钱时有时也会出现失误。星纹的作用应是一种制作陶范的班组或工匠之记号,以示对产品质量负责,也便于应酬,相当于现代的“鉴字货币”。星纹的位置大体可分为闽左星、闽右星、穿左星、穿右星、月左星、月右星,具体位置各异,但往往从同一探方出土的钱范星纹位置相对一致。星纹是在成型之后,再另盖上去的,有的陶范星纹周边的地张由于受挤压而略有变形。⑤

除了钱范外,这次还发掘到了许多块大小不等的炉底和炉壁残块,均为红色陶质。其中有一个较完整的炉,炉身带孔,呈一个很规律的椭圆形,长径2.96,短径1.79,东南向,东高、西低,呈15度的斜坡,炉口应向西北。由此推测炉子由底座、壁、火膛、炉口等组成。底厚25厘米,壁残高约3040厘米,厚58厘米。通高约60厘米,底座高约20厘米,这个炉子应该是用来烘烤“永隆通宝”陶范的,因为周边并未发现铁渣铜渣。⑥

二、“永隆通宝”钱是在泉州铸造
    通过这几次无意或有意的发掘,“永隆通宝”铸造地的神秘面纱终于被揭开了,那就是泉州。

五代十国时期的闽国是福建历史上第一个独立的地方政权。闽国的创建人王潮是光州固始县人,王潮、王审知、王审邽三兄弟皆以才气知名,被誉为“三龙”。王潮本来是王绪的部下,由于王绪的惨无人道,王潮“背叛了他,后来经过种种努力,王潮占有闽中五洲之地,实行“保境安民”的政策;他的继承人王审知在位二十九年,又继续采取这种政策,从而使福建的社会经济得到恢复和发展。闽中当五代极混乱时期,能有三十三年(893925年)安定,就是王氏兄弟对于中世纪福建的贡献。⑦王审知有四子:廷翰、廷钧、廷曦、廷政,四兄弟间为了争权夺利而自相残杀。王审知非常希望能把金城汤池传万代,可惜他的子孙都极腐化堕落。例如,“永隆通宝”的铸造者闽王王廷曦,他的女儿出嫁——检阅班薄,朝士没有送贺仪的,都朝堂受权。⑧还有廷曦用余廷英为泉州刺史,极为贪污。被察出后,赶紧买宴钱万缗,再纳贿给李皇后,便安然无事回泉州了,不久还招为宰相。⑨

审知的这些继承人在实在没办法从百姓身上弄到钱来填满国库亏空时,便把目标转向了手中的铸币权。恰如恩格斯所说:“诸侯们由于奢侈生活,宫廷耗费,常备军以及政府支出日增而需款日急。赋税重担有加无减……财政上用尽一切巧立名目的办法,以求填满国库漏洞。如果一切都无济于事,再没有什么可资弥补,那么他们就在币制上使出最肮脏的手法,铸造伪币。”⑩

“永隆通宝”就是在这种时代背景下铸造出来的。当时闽国的政治中心在福州,而笔者认为“永隆通宝”的铸造地却是泉州,可以从以下三方面来证实。

1、史书记载。据彭信威先生著的《中国货币》第四章“唐代货币”记载:“‘永隆’是五代十国时割据福建的‘闽’国景宗王廷曦的年号(939-943年)。廷羲为王审知少子,既立,改名曦。在永隆四年(942年)铸‘永隆通宝’大铁钱,文字制作及大小同前开元大钱差不多。背面有‘闽’字或仰月,穿旁有星。永隆大钱当铜钱十枚,当铅钱一百枚”。11泉州所出土的“永隆通宝”钱范与上述的记载完全相符。况且,这次发掘还发现了用来铸造“永隆通宝”的铸币炉,试问若其铸造地不是在泉州的话,这炉又何以在泉州呢?还是和数以千计的陶范一起出土的。

2、铸钱条件。泉州当时具备有充分的铸钱条件。作为铸造“永隆通宝”大铁钱的主要原料——铁是万不可缺的,若把铸造地定在一个铁资源缺乏的城市,那么单单搬运铁原料就得花去许多不必要的人力、财力,且极不方便,所以要选一个铁资源丰富的地方为铸造地。泉州正是产铁丰富之地:《新唐书·地理志》载:“福建九县有矿山,将乐金银铁、尤溪银铁铜……南安铁。”12据地志记载,五代安溪即因“冶有银铁”而由“场”升为“县”,安溪名科有半府的炼铁遗址。泉州郡城西铁炉庙有留从效的冶铁场,洛江区梧宅有铁屎山。

3、经济基础。五代十国虽然在政治上互相残杀,格格不入,但在经济上的联系却从未中断过,经济也不断发展着。闽王王廷曦在位时,虽然政治上极腐败,但社会生产却迅速发展,对外通商贸易十分频繁。

从唐代开始,泉州已成为福建的经济中心之一。唐代的泉州与扬州、广州、交州并称为我国南方四大贸易港,海外交通贸易已相当繁荣发达。五代时,王审知在海外贸易方面采取了多种优惠政策,使番舶往来更加频繁,海外交通贸易得到进一步发展。除了对外交通泉州在五代时农业、手工业等也都非常繁荣发达,从而成为当时的经济中心之一。正因为泉州有这么厚实的经济基础,做为“永隆通宝”的铸造地也是合情合理的。

三、结语

“永隆通宝”的铸造实际上是为了适应当时社会经济发展的需要。虽然其铸期短、流通范围也仅限于闽国,但它的出土对于研究泉州的政治、经济、对外贸易等都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提供了一定的实物资料。同时,它在中国铸币史上也具有独特的时代特点和意义。因此,弄清“永隆通宝”的铸造地是一件很有价值的事,对于现在泉州以“海上丝绸之路史迹”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也增添新的内容。

 

作者:泉州市博物馆

注释:

①、11王洪涛著《晚蚕集·泉州出土五代“永隆”钱范》,华星出版社1993年出版。

②陈鹏《闽国与“永隆通宝”的铸造》打印稿

③、④、⑤、⑥、12泉州文管所《泉州五代铸钱遗址发掘报告》打印稿

、⑨朱维幹著《福建史稿》上册第三编第八章第一节,福建教育出版社,第142167页。

恩格斯《德国农民战争》,《马克思恩格斯全集》卷七,第388389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