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论泉州、台湾的人缘关系
日期:2006年07月12日 出处:泉州文博 作者:吴幼雄 编辑:张红兴 阅读:13789次

内容提要:

本文就清代泉州施氏和彰化世氏的族谱材料,证实泉州与台湾人民的骨肉至亲的人缘关系,并探讨这种血肉至亲的人缘关系是如何延续至今的。

族谱文化是中华传统文化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以血缘为基石,以亲情为纽带的人缘关系为表现,它穿越漫漫的时空,永远保持着我们与祖先心灵的沟通,又以祭拜祖先神牌位和祭祖坟的仪式使得这种与祖先心灵的沟通得以永续不断。所以修族谱是连接我们与母体文化的血缘脐带。

族谱文化是中华民族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文化根系之一。在敦宗睦族的融洽氛围里,浓浓的血缘、亲缘、人缘,使人感到炎黄子孙一家人的温馨,显示了中华民族和中华传统文化的强大生命力。

泉州与台湾的人缘关系,是闽台因缘的一个重要部分,也是闽南文化研究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随着闽台因缘研究的深入发展,人们把闽台因缘关系划分为“五缘”或“八缘”的关系。我以为,不论是“五缘”或“八缘”,最重要的还是人缘关系。

本文拟就清代泉州施氏和彰化世氏的民间族谱材料,来证实泉州与台湾人民的骨肉至亲的人缘关系,并探讨这种血肉至亲的人缘关系是怎样延续至今的。泉州、台湾这种血肉至亲的人缘关系,如今仍然维系着两岸人民的经济、文化往来。

一、族谱的谱系反映泉州施氏和彰化世氏都是清代自大陆迁往台湾的。

(一)据泉州府晋江县安平镇施钰著《续修房谱序》云:

吾宗先世,自固始入闽,迨宋绍兴进士大理寺评事公,分福清县高楼乡,来居晋之十八都,遂为浔海族祖。明季倭患寇边,海氛尤炽,一切图籍经迁徙而荡然失去……越十六世,而我房宫傅靖海将军侯襄壮公出焉。于时文武嗣兴,父子济美,凡尊祖敬宗收族之事,靡不 然具备……

平世久,生聚日蕃,族谱未 以增修,房谱何容以不继,钰窃有志焉……独念祖自南浔肇基,阅七传而始盛……先侯于此分脉焉……传至十五世……居本都大仑乡。……兴朝定鼎以来,十六世太高祖鹿门公(讳秉,字国侯)方徙安平,为高祖澹亭公(讳世榜,字文标),娶安(平)之墩黄,继配曾姓,遂家焉。

以上为施氏族谱序里记载的施氏家族由光州固始入闽后,先往福清,后徙晋江浔海,又徙石狮大仑乡,最后施秉、施世榜一脉又迁徙晋江安平镇,遂定居于此。

接着,施氏谱序云:

先是,襄壮公平台(湾)奏勋,诏授鹿门公左都督,诰封明威将军。曾于台郡镇北坊治第,颜曰:“嘉树堂”现祀禄位。有时御史叙题赠“逸气凌云”匾额在焉。其门外则四次竖旗,石格尚存。郡人称“施厝衙”、“施厝庭”者即此。后有混居者,嘉庆庚辰夏所为,赴台湾县姚(莹)呈禀禁遏,以延世业也。

以上系泉州施氏族谱序记载,康熙年间施琅率师平台后,施氏曾于“台郡镇北坊治第”,“郡人称施厝衙、施厝庭”,而定居台湾。此后,施世榜之仲弟施世魁“游凤(山)邑泮(宫),季讳世公,康熙荐于乡,泉(州)及台(湾)志武绩有传……(世榜)五子讳士膺公,乾隆庚申拔于台,廷试后调古田教谕,晋秩内阁中书。”而连横《台湾通史》则记施士膺“尝遵父命,捐社仓谷千担,《台湾县志》称其义行。”施氏族谱序又记:施世榜“登康熙丁丑(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科凤(山)邑拔进士,历任海澄寿宁教谕,兼署漳学教授……升兵马司指挥。”

(二)据台湾彰化世氏《重修族谱序》云:

吾祖系锡兰山君长巴来那公之后(载《泉州府志·文苑》),明永乐年间为国使来华入贡,蒙留京读书习礼,月给    甚厚。厥后,国用不敷,将各国使给资回去。我祖遂家温陵(泉州的别称)南街忠谏坊脚,有大宗祠,后被于火;城北一峰书街亦有小宗,数年前被功兄载亨折卖,基址尚存。

溯自我祖驻泉(州),人丁虽无多传,代有十七,历年几五百。至十五代星公,于道光年间客游台(湾)彰(化),家磺溪。及予身与子,经三世矣。

    以上台湾彰化世氏修谱序言,载明世氏系锡兰山君长巴来那公之后裔,于“明永乐间为国使来华入贡,蒙留京读书习礼……后国用不敷……我祖遂家温陵(今泉州)。”关于锡兰山国国王邪巴来那后裔居留泉州的历史,据费信《星槎胜览》云:

永乐七年,皇上命正使太监郑和等斋捧诏,金银供器、彩  、织金宝幡,布施于寺及建石碑。以崇皇图之治,赏赐国王头目。其王亚烈若奈儿负固不恭,谋害舟师。我正使太监郑和等深机密策,暗设兵器,三令五申,使众卸枚疾走。夜半之际,信炮一声,奋勇杀人,生擒其王。至九年归献。寻蒙恩宥,俾复归国,四夷悉钦。

又据黄省曾著、谢方校注《西洋朝贡典录》云:

(锡兰山国)其朝贡不绝(永乐九年),以拒绝朝使归路,破其城,生擒国王亚烈苦奈儿及家属。命释之,择其属之贤者立为王。十年,诏谕其国王不剌葛麻巴思剌查。正统十年,国王遣其臣耶巴剌谟的里哑等朝贡。天顺三年,其王葛力坐夏,昔利把交剌惹复遣使来贡。

天顺三年,锡兰贡使来中国后,锡兰国内发生政变,贡使团不能返国,遂居留中国,家居泉州。至光绪十八年,已历十七代,几五百年之久,他们取昔利巴交剌惹的首字“昔”为姓,因为“昔”与“世”谐音,故取汉姓“世”。而泉州的锡兰王裔世氏,于道光年间(十五世)部分迁徙台湾彰化县居住,遂为彰化人。

  1998年,台湾彰化同胞来泉州旅游,偶然看到《泉州晚报》(海外版)报道泉州发现锡兰王裔墓葬地和王裔“许世氏”的消息,联想到彰化同乡有姓“世”的朋友,遂把报纸稍回彰化。彰化的世氏后裔见报后,欣喜若狂,连夜召集家族成员聚会,并决定派出世来发、世家旭父子二人,携带光绪十八年修的《世氏族谱》,到泉州寻根、谒祖坟。1227日,彰化世氏父子到达泉州,受到泉州锡兰王裔“许世氏”的热烈欢迎,新闻媒体跟踪报道。次日,世来发父子到泉州城东郊东岳山“世家坑”拜谒祖坟,并到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参观收集在一起的锡兰世氏祖先的墓碑。这便是台湾彰化世氏族谱的来源。

  二、施氏、世氏对祖籍地和台湾的贡献

(一)泉州施氏、世氏对彰化开发的贡献

据施钰《续修房谱序》云:(施世榜在台湾)

    以读书处建文昌魁阁,则季廉访学锦勒石于南社,(又)以千亩田充书院膏火,则杨侍御二酉立碑于海东,请乡闱以定中式,多士之慰望不虚。开水圳的达沙连,八堡之课田永赖。修圣庙于凤(山)、彰(化)。构天坛于彰邑,献已地为鹿港圣母宫。捐千粟作常平社仓谷。又虑万寿亭香火乏资,置租以奉,岁输谷二百余石。凡此皆在台(湾)时事也。

而连横《台湾通史》的记载,可以与族谱互为补充。记云:“(康熙)五十八年,世榜集流民,以开东螺之野,并引浊水歧流以溉”。又云:“众以世榜力,名施厝圳。又曰八堡圳。以彰邑十三堡半之田,而此圳足灌八堡也。岁征水租数万石,施氏子孙累世富厚,食其泽”。

台湾彰化八堡圳,自康熙四十八年至五十八年(1709年至1719年)建成,由施世榜一人独资完成,在彰化员林二水乡,“引导浊水溪流,灌溉东螺东堡、武东堡、武西堡、燕雾上堡、燕雾下堡、马芝堡、线西堡、二林上堡,故称为八堡圳。灌溉面积一万八千公顷”。至今受益。

泉州锡兰世氏虽为小姓氏,正如其族谱里的《锡兰支系》所云:“我锡兰世氏姓之最小者,先代曾创手抄家乘。”世氏在台湾虽为小姓,人丁甚少,然其十五世星为台湾府学痒生,加附贡生,恩授修职郎附贡生。在台湾彰化设馆授徒。“彰化旧有善养所也,以旅病之无依,废坠多年,(星)为之捐题重新屋宇,又经营田业,以为所费;与蔡君香翁、杨君祥光重兴元清观,十年于兹,未敢用一分毫;捐修南瑶宫,新建女所,以为往来烧香妇女方便;造南尾之桥铺;妈祖宫之下路;唱设彰化之宣讲,为之捐资,为之招人,或日讲、或夜讲,三年于兹不倦”。世氏人丁虽少,但对台湾彰化的文化建设和慈善事业亦尽其能力矣。

(二)居彰化的泉州施氏、世氏对祖籍地的影响

    据泉州安平桥施氏《续修房谱序》云,施世榜对家乡安平、泉州的交通、灾荒,乃至寺庙的修葺都十分关心,如:“(安平)西桥坏,则修之,龙山寺则葺之。乾隆丁巳(乾隆二年,1737年),闽中告歉,请于官,自台(湾)运粟五千石,分贮泉(州)防,以助荒政。风声所暨,谷价顿减,民赖以不饥。”此外,还乐于作善事,施世榜曾于虎寺附近购地建筑,“开时得故宦沈公墓志,即累土增碑。特勒里人施某某重修,遗令我房守之……至今贪吉壤者,无敢图焉。以故乐善好施之声,播于遐迩。自(福建)通志,及台(湾)郡诸志,泉州(府志)、晋江(县志),罔不备载”。

至于施世榜的乐善好施义举,除见诸省、府、县及台湾郡志外,亦“时时见于故老传闻”。“当辛丑(康熙六十年,1721年)台(湾)寇之未变(注:朱一贵造反)……公见几明决,即携家回居安平之明义境,而资生悉皆台(湾)彰(化)属。嗣后因业就食,东渡者多。”连横《台湾通史》亦记,其“好行善事,宗姻戚党多周恤。”

清道光年间,安平龙山寺正殿坏,施世榜后裔施钰募缘倡修,但因正殿“木料高大,用工浩繁,统计修费非千余金不可。纵内地四方募化,未知何日告成。”所以,施钰作《募修安平龙山寺正殿疏》云:

伏思鹿港贵地,素称殷富,又多福善。凡为士为商,渡海而来者,莫不感念神佑,托庇清安。况鹿港龙山寺,亦奉千手眼佛祖,原系安平传炉,香火称盛,家户祈祥。是乐助安平之龙山寺,即诚敬鹿港之佛祖,其功则一,其报不殊。敢布广长舌,普恳诸护法,共襄盛举,随愿喜捐。务其登簿,以凭勒石。夫檀樾不分多寡,福田莫论丰,力行善事,定获祯祥,慈航普济,降鉴非遥。谨疏。

《募修安平龙山寺正殿疏》先点明“鹿港贵地,素称富贵,又多好善,凡为士为商,渡海而来者,莫不感念神佑。”既点明鹿港与泉州素来的人缘关系密却;又点明渡海赴鹿港的泉州士人和商人,“莫不感念神佑”的神缘关系。顺着神缘关系引出“鹿港龙山寺亦奉千手眼佛祖,原系安平传炉,香火称盛,家户祈祥”,最后推出结论:“是乐助安平之龙山寺,即诚敬鹿港之佛祖。”这就是说,无论从人缘的角度看,或从神缘的角度看,安平人与鹿港人都是一家人、一家亲。

疏文作者施钰,道光年间拔台湾贡生,授盐课大使,在鹿港和泉州城内彩笔巷均有家宅。有《石房樵唱》四卷诗集存世。经常通过晋江县深沪港与鹿港往来。

世氏虽然人丁较少,但历代也出现不少名人。如世华,嘉靖年间举人。世寰望,万历四十六年(1618年)举人。康熙年间,举人世拱显设教于泉州小山丛竹亭,并有诗文集留世。此外,明代世氏的女子曾嫁给地方名人,遂成地方的美谈。如万历年间进士黄凤翔,官至礼部尚书,其母为世氏女;万历年间进士何乔远,历官刑部主事、礼部仪制郎中,南京工部右侍郎,其母亦为世氏女,而成为泉州地方的美谈。据彰化世氏族谱《锡兰祖训》云,因黄凤翔和何乔远的父亲娶世氏女为妻,泉州世氏亦因此而显贵,“皆弛赠岳父母一品诰封,戴纱帽、穿红袍,至今泉(州)人以为美谈。”因此子孙须守祖训,生女勿溺自必感召天,和无使我祖专美于前也夫。在台湾世氏的人丁不多,对家乡泉州的影响不明显,但居泉州的世氏,在历史上对泉州的影响却是不可忽视的。

三、泉州施氏、彰化世氏族谱,反映海峡两岸血缘、亲缘、人缘同根

中国人最注重敬拜祖先,重视同姓宗族的维系。这种以家庭为单位的修谱活动,历来被宗族所重视、所传承。这种修谱活动,至今仍对维系中华民族的团结,起了积极的作用。

(一)施氏修族谱的原因——谱“以叙同族之渊源”、“毋忘祖”。

泉州施氏《续修房谱序》云:

夫家之有谱,犹国之有史也。史以备一朝之纪载;谱以叙同族之渊源。后人考其书、绎其义,勃然兴起。有以发其孝子、悌弟之心。谱之所关,不綦重哉!

施氏《续修房谱序》把修族谱的重要性提升到修国史的地位看待,并点明修族谱的目的是为了鼓励子孙尊祖敬宗,奋发有为。的确,在这些方面,修族谱有它积极的一面。

自清康熙年间,台湾统一以后,泉州人移民台湾者日多,至道光年间,仅以施氏为例,据《续修房谱序》云:

以房数论,去者半;留者半。以人数论,行者十之七;居者十之三。又或萍踪靡定,鹪宿无常,虽孩提稍长,无不沧海曾经者。

由于泉州晋江施氏的同族人口,有百分之七十移居台湾。又台湾初辟,人口游动频繁,特别移居台湾的人口多年青人,不熟悉同宗同族的关系,所以续修族谱便成为当务之急。特别是时间久远,出现如下的情况:

  生于家者,不知台(湾)之亲疏。何人生于台(湾),不知祖之来历何据。岁时伏腊,不及聚冠。婚、丧、祭弗与闻,老成渐谢,往事就湮。遂有以孙而忘祖讳,以至而厕叔行,甚至仆婢呼名,不知避家长,少年习气日尚。夫嚣凌外戚用事,同气反疏。明明有服之亲,相视俨同于行路。间有外出者之亲坟,或被侵伤,亦无从而问其详。确揆厥流弊。盖由家谱之无征,以致宗盟之几坠。

道光年间台湾贡生施钰把续修族谱作为不可推卸的责任,乃发奋说:“阐扬祖德者,子孙之责也;修谱传世者,睦亲之道也。钰又何敢以不才辞。乃出已资,定式镂版。”施钰并寄予厚望云:“祖宗之生卒葬讳,与夫子孙之昭穆次序秩然可征,将见雍睦之风起,而孝悌之心生,钰有厚望焉。”这便点明了修族谱的目的。

(二)世氏修谱原因——“不敢数典忘祖”。

 彰化世氏的光绪十八年《重修族谱序》,则引春秋《左传》直指修族的目的——不敢数典忘祖。且云:“若世代未远,徒以迁徙海外,子孙或几忘其祖之递传递衍,其贻讥更不甚乎!台湾多泉、漳、广人,其来游斯土也,曰:‘吾非久居于是,暂处之则亦置之耳。其后立室家,长子孙,而竟居是也’。”但因甲申年夷患封海,洋面难行,世文来时已年愈古稀,顾念在世时日不多,于是“父子相商,创立祖仙神牌,以为岁时瞻拜,并创家乘以表源流。”又云“回籍”不知何年,若不及,今谱叙详明,他日子若孙岁久年湮,其分合源流之由,安保无遗佚散失之憾。因将世次及坟莹,于所知者汇次在编;于不可知者,俟诸异日。又敬录祖训十六条,以为后人遵行。祖训已 正,家乘尚在草创……余幸其规模粗具,可示后人,使无忘所自也,并愿后人踵而继之,使无忘者,永无忘也。乃弁数言于谱端,俾后人之知余心云尔。

世文来反复强调在台湾修谱之困难,如洋面不靖,相隔时日久远,子孙走散他处,自己又年愈古稀,若不抓紧修族谱“以志源流”、“安保无遗佚散失之憾。”是故,他抓紧“敬录祖训”、“草创家乘”,以此“可示后人,使无忘所自也,”并希望后人“踵而继之,使无忘者,永无忘也。”世文来的追本溯源思想,正是台湾人民的追宗认祖的具体表现。这种分不开、割不断的海峡两岸人民的亲缘关系,正是维护中华民族团结、统一的精神纽带。

(三)彰化世氏《锡兰祖训》表明下列诸问题。世氏先祖来自锡兰。而《祖训》的内容全是中国的文化传统,即中国儒家的尊敬祖宗、祭扫祖茔、祭祀祖先神牌位,以及择偶、立继和产女收养等标准问题。总而言之,他们虽身居台湾省彰化县,但无时无刻在怀念葬在泉州的祖先坟茔的维护和祭扫。世氏《锡兰祖训》全面地反映泉州、台湾两地人民的血肉亲缘、人缘关系。下分几个方面说明。

 1、“祖先宜尊敬也”、“坟茔宜巡视也。”

吾祖以锡兰君世子充国使,于前明永乐间来华入贡,蒙赐留京读书、习礼。厥后归途路经温陵(泉州的别称),因爱此地山水,遂家焉……后被回禄…….至今先灵无所式凭,兼之封茔祖墓年久失修……余家贫,亲老为衣食计,上南往北所如阻。及至东渡,又遇回禄,戴逆陷城诸难。乎!壮志莫伸而年已老,今已矣。……倘后孙子有能如人者,内地祖先坟茔,务须归去设祭。此后或三年一往,或五年一行,尽孙子之职。以盖父祖之衍端,有于将来之贤后嗣者。

世氏《锡兰祖训》把“祖先宜尊敬”放在头条位置,作者世星时年愈七十,但仍然制定此条祖训,告戒子孙“内地祖先坟茔,务须归去设祭”,并且具体到“或三年一往,或五年一行,尽孙子之职”。中国儒家的尊敬祖先传统,乃为世氏《锡兰祖训》的头等地位。世氏祖训还规定祖坟巡视规则,即对祖先诸坟,“每于清明日、七月十五日,诸子弟有年至十岁以上者,父兄宜相率登山各处巡视,有破损者,择吉兴修,毋忘祖,当叔侄不可推诿”。

2、“祭祀宜□□也”、“主祭宜嫡长也”。世氏祖训,按儒家祭祀礼仪,规定“年节、忌辰祭品,不可专用冷物。”其理由是按中国习俗祭祀“鬼神之享祀也,受以气耳。诗曰:‘其香始升’。冷物焉,得有气。为父兄者,于祭祀日,务必敦笃子妇小心烹调,不可草率,谨之慎之”。且按儒家礼仪,规定“主祭宜嫡长也”。具体是“春秋二祭、年节、忌辰、执爵者须让嫡长孙,庶子虽年高,不得与争。至如蛉子,纵有顶戴荣身,不特不得与争,并不得与于祭。”且引用朱子家礼曰:族有养子,本无与祭宗庙。吾家“世读儒书,凡事须依礼而行。”

3、“匹宜审择也”。

世氏祖训规定,“凡娶妇嫁女,务必耕读人家,工商亦可。至如娼优、隶卒,虽富王侯,莫与论。”倘子孙有中年夭,“遗下妻妾有能守妇道,为夫孝翁姑、抚儿女者,族中当为之保全名节,身后代为请。”如有“不安其室者,听其父母领回。至于引诱外人入室,籍名招□□□,甚至有大伯接弟妇,小叔通兄嫂此等灭绝天理,败俗伤风,断不可容,族共诛。”此等择妇标准和妇道规则,全是中国封建礼教。世氏虽世代居住台湾彰化,然仍严守按封建礼教对待妇女,这表明彰化、泉州的文化同根同源。

4、“立继宜本宗也”。

世氏祖训认为,“立继须择同宗之人,一脉感通方能格享。同姓不宗已难续祀,何况异姓。”如果“不幸无子,当以族子为后,慎勿为妇言所惑,子异姓之人,自斩其祀。”倘若“服属之亲无可择立,若必执继绝之说,强为序继,则怀利者纷起,而争亦甚无谓。夫承继专为承祀,但使蒸尝有属,何庸似续旁求。礼有附食于租,之以丧葬余资,附为祖考祭产。俾有后者轮年附祭,鬼自永不忧,息争端而延久祀。莫善于此。世氏祖训再三严定,异姓不继承,提出“承继专为承祀”的问题,故必须“蒸尝有属。”这样就把承继与敬拜祖先联系起来。最后,还提出建立祭产问题,以“息争端而延久祀”。然“填勿为妇言所惑”句,则是男尊女卑的表现,是中国传统文化的陋俗。

5、“产女宜收养也”。

世氏祖训引《易经》曰:“有男女,然后有夫妇;有夫妇,然后有父子。”倘使“彼也生女不养,尔亦产女弗育,则乾坤亦几乎息矣。历观古今史册,岂无生男而败名、失节;育女而耀祖光宗者乎?即如吾太祖简斋公,有二女,一为黄文简公太夫人;一为何镜山公太夫人,皆弛赠岳父母一品诰封,戴纱帽,穿红袍。至今泉人以为美谈。”最后,特别强调“此后子孙须守祖训,生女勿溺,自必感召天,和无使我祖专美于前也。”

以上彰化世氏《锡兰祖训》的核心问题,是告诉子孙世世代代坚守中国的传统文化——尊祖敬宗,宗族永续。不论是择偶、立继、祭祀祖先神牌位和祭扫祖坟等的规定,归根结底是为了“尊祖宗”、“宗族永续”。这是泉州和彰化两地人民的人缘、血缘、亲缘、文缘、法缘紧密关系的表现,也是维系当前两地人民经济、文化交流的动力和纽带。

综上所述,泉州施氏和世氏于清代先后迁徙台湾,以后子孙繁衍,他们对祖籍地泉州和居住地台湾都作出重大的贡献。泉州施氏修谱序说明修族谱的原因——是“以叙同族渊源”、“毋忘祖”;彰化世氏修谱序则说明修族谱的原因——是“不敢数典忘祖”。修族谱的共同目的——是“毋忘祖”。修族谱是维系宗族的重要手段。族谱文化是中华传统文化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以血缘为基石,以亲情为纽带的人缘关系为表现,它穿越漫漫的时空,永远保持着我们与祖先心灵的沟通,又以祭拜祖先神牌位和祭祖坟的仪式使得这种与祖先心灵的沟通得以永续不断。所以修族谱是连接我们与母体文化的血缘脐带。

族谱文化是中华民族赖以生存和发展的文化根系之一,是我们炎黄子孙永远解不开的情结。在敦宗睦族的融洽氛围里,浓浓的血缘、亲缘、人缘,使人感到炎黄子孙一家人的温馨,显示了中华民族和中华传统文化的强大生命力。

(作者:原泉州师专历史系主任    教授)

 

①施钰《石房樵唱》卷四,《续修房谱序》。

②连横《台湾通史》卷三十一,列传三,施世榜。商务印书馆,1983年。

③台湾省彰化县世氏《重修族谱序》,清光绪十八年修谱。

④费信《星槎胜览》,前集,《锡兰山国》,中华书局出版,1954年。

⑤黄省曾著、谢方校注《西洋朝贡典录》卷中,锡兰山国第十五。中华书局,1982年出版。

⑥社仓之制。清统一台湾后,增设文仓、武仓、义仓和社仓。所谓社仓,即人民自建者,曰社仓。《大清会典》曰:“凡民间收获时,随其所赢,听出粟麦。建仓贮之,以备乡里借贷。公举殷实有行谊者一人为社长,能书者一人副之。按保甲印牌,有习业而贫者,春夏贷米于仓,秋冬大熟,加一以偿,中岁则捐其息之半,下岁免息。社长、社副执簿检校,岁以谷数呈官,经现出纳,惟民所便,官不得以法绳之。丰年劝捐社谷,在顺民情,禁吏派,有好义能捐十石至百担以上者,奖有差。社长、社副经理有方,亦按年给赏,制甚善也。(见连横《台湾通史》卷二十,粮运志,仓储,第386387页。商务印书馆,1983年)

⑦施玉森《水师提督施琅将军史迹》,第95页,《彰化八堡圳》。邹忠会馆株式会社出版部出版,199310月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