榕村佚事
日期:2008年02月02日 出处:《文物天地》 作者:陈建中 陈丽华 编辑:张红兴 阅读:15167次

榕村佚事

——解读清代名臣李光地及其门生群像画《榕村雅集图》

                 陈建中(泉州市博物馆 副研究员 362000

         陈丽华(泉州海外交通史博物馆 副研究员  362000

 

200510月,泉州市博物馆研究人员在民间文物收藏调查时,发现民间藏有一幅李光地及其门生群像画,经过与物主的真诚沟通,使物主意识到了保护文物的重要意义。终于20063月,从民间收藏者手中征集到了这幅传世珍品。这是一幅以人物为主、园林景观为辅的情节性人物画,表现文人雅士游怡园中、耽情琴棋书画的高雅志趣,因为李光地又号“榕村”,因此姑且称之《榕村雅集图》。该画为横轴绢本画卷,纵39公分,横729公分,画心249公分。从后跋的题记上看,此乃目前仅存的以李光地为首的群贤图,为李光地研究又增添了一件极具价值的文物资料。

李光地(16411718年),字晋卿,号厚庵,又号榕村,安溪湖头人。学者尊为安溪先生,卒谥文贞。少时力学过人。康熙九年登进士,一生从政,由翰林院编修累官至直隶巡抚、吏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位极人臣,显赫一时。他一生不惟以在官场角逐中的委蛇进退引人注目,而且勤于治学,于《周易》、乐律、音韵诸学皆确有所得。当其晚年,尤以工于揣摩帝王好尚,一意崇奖朱熹学说,深得康熙帝宠信,先后奉命主持《朱子全书》、《周易折中》、《性理精义》诸书的纂辑事宜,俨若一时朱学领袖。著有《周易通论》、《周易观彖》、《古乐经传》、《韵书》及《榕村全集》、《榕村语录》等,故世后,由其后人辑为《榕村全书》刊行。他对理学、政局研究与贡献颇多,著述亦多。李光地大半生为宦,政务繁忙,直至晚年才授意福建永定画工张伯龙父子为自己绘制画卷,并将自己的当朝得意门生和几位至亲随从纳入画中,展现出一幅浓浓的师徒情和亲情的画面,而蕴含其中的意义当不言而喻。

《榕村雅集图》左下角有画师的落款“庚寅闰秋月永定张伯龙布景男汝阳写照”,字样清晰,并下钤“张伯龙”、“汝阳”两枚篆体印章款。

张伯龙及儿子张士英均为清代有名的画师。《永定县志》、《福建通志》等地方文献都有其传。据《福建通志》记载“张伯龙,字慈长。永定人,善山水人物,下笔超群,尤精写生。士大夫皆有诗歌为赠。晚年携次子士英游京师。岁癸巳,值皇上万寿,伯龙作《九如诗画》献上,御览嘉赏语,宰相以有宋元遗法,召父子赐茶饭,赉以白金,图藏秘府。士英,太学生,善书法,能绍父业云《图绘宝鉴》《临汀汇考》。”由此表明,张伯龙曾于康熙五十二年(癸巳,1713年),为祝贺皇帝寿诞而“作《九如诗话》献上”,获得皇上赞赏,之后还荣幸地被宰相邀请“赐茶饭,赉以白金,图藏秘府。”可谓荣光一时。然而,遗憾的是,笔者查阅不少有关中国古代美术史及绘画作品,竟然未见谈及张伯龙父子的记录或作品,但是,可以有理由地推断,作为当朝名宦的李光地所延请的画师必然不会是无名之辈。至于为何请永定画师作画,其缘由可能与同省籍贯有关,李光地是十分注重乡情的。根据画师亲笔题写的“庚寅闰秋月永定张伯龙布景男汝阳写照”,可知张伯龙具体负责画面的布置,其儿子负责绘画。事实上,从《榕村雅集图》画卷看,无论是整体布景,还是画师对人物、景物等刻画上,处处体现了张氏父子的绘画功力。

在布景上,画师显然参照了当时风行的园林格局特点。入清以来,皇家和私家园林大量出现,皇家园林如颐和园、圆明园、承德避暑山庄等,气派宏大;私家园林以苏州、扬州最为著名。园林造景深受宋元山水画的影响,反过来,园林造景布局所讲究的诗情画意之氛围,追求有空间内的无穷想象和回味之格调,也深深地影响了那个时代的绘画艺术,画师往往把环境布置成园林一隅来表现情景交融。园林风格所讲究的亭台轩榭的布局、假山池沼的配合、花草树木的映衬、以及近景与远景的层次,这些在《榕村雅集图》中都一目了然。

在景物刻画上,画师把山、水、石、树、桥、楼台等这些中国山水画的基本元素都融入画中,诸如假山、亭台、小桥、流水、池沼、竹子、桐树、榕树、松树、花丛、草丛、莲花、双鹤等,大多以细腻描绘,显示出画师精湛的技艺。又比如假山的堆叠,或重峦叠嶂,或几座小山配合着竹木花草,高树与低树的俯仰生姿,落叶树(桐树)与常绿树(松树、榕树)的错杂相间,修竹笔触的疏密浓淡,池中双鹤的悠闲与莲花的舒展,水流的高低曲直,无不任其自然。足见张氏父子对作画的园林布局与写生技巧的巧妙配合。

在人物刻画上,其比例得当,动作自然,运笔流畅。画中共绘人物22人,其中,题跋中有名有姓的有17人,其余为书僮和侍从。在构图中,画师将李光地置于画卷右首,只见他意态安祥地端坐绿水莲池前,池中双鹤嬉戏,形态生动,身旁有苍劲挺拔的松树和繁茂的榕树,以静坐求与大自然心物合一,令人不期然地想到榕村先生亦崇尚“松鹤延年”这一中国传统的吉祥寓意。而那手持莲花偎依在主人公身旁的女童形象,更增添了画面的生气、新鲜与活泼,恰到好处地体现了亲情的涵义,可谓点睛之笔。画师刻画的十几个人物大多是当朝学养颇深的名宦以及李光地的亲随,如何把握各个人物的形象情态,成为画作成败的关键所在。画家显然在构思人物动作过程中,力求从人物的个性和从业特征出发,比如下棋高手蔡德观、拨弄琴弦的陈万策等。画中人或端坐或站立或侧身,有仪态庄重者,有神采奕奕者,有侃侃而谈者,有信步闲庭者,有专心聆听者,他们或动或静,文人雅士盘桓园林间,吟诗、弹奏、闲步、对弈,苍松修竹穿插其间,好一个和谐雅趣的场面。值得一提的是,画师在创作上已经深受西洋画的影响,尤其对人物的面部刻画,比如在鼻梁的明暗处理上,显然有别于早期中国画的单线条勾勒,加强了立体感。

在色彩运用上,画师依循中国画的传统色彩原则,不拘泥于光源冷暖色调的局限,比较重视物体本身的固有色,而不去强调在特殊光线下的条件色,同时,画师还采用石青、石绿、胭脂红等色彩,使作品画面更加清亮。

 

《榕村雅集图》的左边为李光地曾从孙李宗度题的后跋,后跋的右上方钤有“长经堂”印章款,左下方钤有“李宗度”、“藏宝”两枚印章款。根据题跋内容,可知李光地的后人是在距画作109年之后做的一个补充说明,其目的显然是为了让后人明了画中所画,铭记画之意义。其曰:

环湖皆山,中颇平坦,田庐错焉。榕村者,在孙氏堡东北,旧有榕数株,阴数十亩。康熙乙丑,先曾伯祖文贞公卜筑于是,以课子姓门徒。 公原有记云:二三亲串,知厚相要,角文其中,志在光时。职思用世,扶树缺徵,嗣音风雅,使榕村之名及后诸子之志也。而学者之称: 公为榕村先生也。以此自公以丁卯冬还

朝至庚寅之秋,去家二十四年。 公年六十有九,雅有悬车,志曰:命永定画工张伯龙父子追为之图,阅今一百有九年矣。 公之元孙尔启拔萃,出以示度,且属为记。自惟荒陋鲜闻,曷敢当斯役,而尔启复出其从兄尔尊茂才所为记,曰:第一位纬帽蓝袍坐木凳者,文贞公;执莲花膝前立者, 公女孙毂姑,后适于黄者也;纬帽叉手侍者, 公孙清藻,乡荐兴国知县,字信侯先生也;隔树科头右手藏袖中者, 公从弟光坊,乡荐太仓州同,字奠卿先生也;背面胡须坐而展卷者,公门下士长洲何公焯,字屺瞻也;与何同坐伸右手指卷者, 公仲弟鼎征,乡荐历户曹,字安卿先生也;戴草笠握羽扇伸其左手者, 公门下士宿迁徐公用锡,字坛长也;纬帽执如意与徐偕行者,公孙清植,翰编礼侍督浙江学,字立侯先生也;科头坐弈手探匣拈子者, 公犹子钟侨,翰编督江西学,字世先生也;右手捋须观弈者, 公门下士漳浦蔡文勤公也;与蔡同观视微近者, 公犹子天宠,翰编典陕西试,字世来先生也;胡须坐古木凳对世先生弈者,晋江善弈蔡德观也;坐桐树下两齿微露右手按凳上者,公门下士景州魏公廷珍,字君璧也;纬帽挥弦者,              公门下士同里陈公万策,字对初也;左手按膝听琴者, 公婿隆德大尹吴公周桢也;叉手与吴同听鬓微胡者,公门下士江阴杨文定公也;竹下捋须独立者, 公门下士交河王公兰生,字振声也。尔尊之记如是。盖承其先人所指授度也,又安能为役,抑度书及此,而有所感也。尝见望溪方先生题公庙榜云:陶铸忠良逮累朝。观斯图也,不禁蹶然以兴也,曰:知言哉,斯公之所以为

太平霖雨也,与御赐对联:太平有象占霖雨,庶事惟康敕股肱。爰书以归。尔启俾什袭藏之,以

世世绳其祖武也。嘉庆戊寅腊月初吉曾从孙宗度谨记

康熙二十四年(乙丑,1685年),李光地在家乡辟榕村书屋,“因有榕数株,荫数十亩”而得名,专供家乡学者在此读书、著述、讲学。故时人称李光地“榕村先生”。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李光地又设义学,让更多的贫困子女有机会受到教育,在他的影响下,泉州各地纷纷设馆讲学,培养人才。

李光地身任要职,颇能做到知人善任,引荐才识之士,扶植善类。他在任职期间,先后举荐了不少有用之才,在近半个世纪的居官生涯中,荐举并受到重用的人才不知凡几,其中成为一代名臣的就不下数十位,《清儒学案》称:“本朝诸名公称,善育才者,必以光地为首”,确非溢美之辞。在《榕村雅集图》中所描绘的人物,都是李光地的爱徒和至亲。其中除李清藻、李光坊、李鼎征、李清植、李钟侨、李天宠、吴周桢、毂姑是李光地的亲人外,何焯徐用锡、蔡世远、魏廷珍、陈万策、杨名时、王兰生则是李光地的得意门生,他们学有专长,为清代社会经济、政治、文化的发展做出了各自的贡献,无愧为清代名臣。

 《榕村雅集图》的发现,为李光地的研究和清代初期上流社会所追求的画风研究提供的一件不可多得的实物资料,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弥足珍贵。

 

 

主要参考资料:

1.(乾隆)《安溪县志》,福建省安溪县志编纂委员会整理,厦门大学出版社,1988年。

2.(道光)《永定县志》。

3.《福建通志》卷44

4. 李光地著 陈祖武点校:《榕村语录》(李清植、徐用锡辑),《榕村续语录》 (李清馥辑),中华书局,1995年。

5. 许苏民著:《李光地传论》,厦门大学出版社,1992年。

6. 杨国桢等主编:《李光地研究》(纪念李光地诞生350周年学术论文集),厦门大学出版社,1993年。

7.《晋江县志》卷58

8. 郑午昌编著  黄保戊校阅:《中国画学全史》,上海书画出版社,1985年。

9. 王宏建等主编:《美术概论》,高等教育出版社,1997年。

10. 全景博物馆丛书编辑委员会编纂:《中国传世名画》,海燕出版社,200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