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溪窑与海上丝绸之路古陶瓷初探
日期:2011年08月02日 出处:《泉州文博》第13期 作者:吴艺娟 编辑:张红兴 阅读:9322次

一、安溪历史沿革

安溪县地处闽南,从境内考古发掘到的新石器时代的文化遗址表明,沿蓝溪两岸早在4000多年前就有人在此生息繁衍 ,其文化的兴起和传播,主要来自中原文化南移。唐咸通五年(864),析西二乡置小溪场。五代后周显德二年—南唐保大十三年(955)升场为县,设清溪县,宋宣和三年(1121)改名安溪县①,历属清源军、平海军、泉州、泉州路、泉州府,厦门道(兴泉永道)。经海外考古发掘、水下考古和历年来考古调查,安溪窑陶瓷品种、数量、纹饰以及外销等方面,在福建仅次于德化,居全省第二位。随着历史上海上交通蓬勃兴起,安溪瓷器源源输往海外,在当年 “海上丝绸之路”沿途,均可寻觅到安溪窑的产品。

二、安溪窑的情况

1、窑址概况

 安溪在泉州西北部,距泉州58公里,在晋江西溪上游,顺溪水而下可直抵泉州港;西南通九龙江支流,汇入漳州港。安溪境内多山,峰峦起伏,西溪、兰溪两条河流贯穿全县,明清窑址多分布在两河流域的广大地区,以东部、中部及西南部最为集中;安溪境内瓷土矿藏量大,分布区广,盛产高岭土;林木茂盛,燃料充足;交通便捷,便利行销。诸多因素,促进历史上安溪瓷业的繁荣和外销的发展,明清两代达到鼎盛时期。1974-1988年,经考古调查,在魁斗、龙涓、尚卿、长坑、龙门等12个乡镇、46个村庄共发现古陶瓷窑址160多处,其中宋元时期36处,明清时期126处。瓷类以青瓷、青白瓷、青花瓷为主,白瓷、黑釉瓷、黄釉瓷为辅。瓷种有碗、盘、盏、瓶、壶、杯、罐、灯具、军持等。纹饰有刻花、划花、印花等;色泽有印青花、釉上红彩等。烧瓷方法有单件匣烧、支钉烧、支圈覆烧和多器叠烧等。产品通过海上丝绸之路销往亚洲、非洲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

2、各时期窑址产品简介

安溪宋时制瓷业已相当发达,分布在龙门桂瑶、溪板;城厢的北德、三村;魁斗的魁斗、尾溪等地,其中以三村窑和魁斗窑的产品比较典型,可作为安溪窑的代表。这两处的产品比较丰富,釉色以青白为主,器形有碗、盘、罐、钵、炉、瓶、洗、盏、注子、军持、高足杯等,而以碗、盘为主要产品。装饰有刻花、划花、印花和堆花;题材有牡丹、梅花、兰花、卷草、双鲤等。

安溪县发现宋元时期的窑址

城厢镇南坪村1处、长坑乡三村村6处、珍田村1处、龙门镇桂瑶村6处、溪坂村1处、龙门村1处、魁斗镇魁斗村15处、镇西村1处、湖上乡湖上村2处等36处。

明清时期,生产青花瓷的窑址和窑场像雨后春笋涌现出来。经建国后的考古调查,已发现的青花窑址和窑场主要分布在闽中、闽南的安溪、德化、平和、华安、永春、南靖和漳浦等县,其中尤以安溪、德化、平和、华安、南靖和漳浦等县形成了较大规模生产青花瓷的窑址和窑场②。明代早期是安溪青花瓷的创烧时期,安溪魁斗镇的草北窑和尾溪深埯仔窑是这一时期的典型代表③。

据记载明代“安溪瓷器色白而带浊,昔时只作粗青碗,近则制花又更青,次于饶瓷,出崇善、龙兴、龙涓三里”,(明·嘉靖《安溪县志》卷一·土产)19896月在安溪官桥洪塘村鸡母山发掘明嘉靖五年(1526)纪年墓,出土了四件青花瓷器,其中2件青花排点纹、卷草纹瓷碗④,考古发掘得出的资料使史书的记载得到了进一步佐证。此外“……又有色白次饶瓷出安溪”(明万历《泉州府志》卷三),说明安溪在明代中晚期已经兴起烧制青花瓷器。到了明中叶,由于泉州港的衰落,月港渐渐兴起,烧窑地点也转移到县境西北部接近漳州的龙涓、珠塔、福昌、吉山、科名、翰苑、贞洋等地,而这些窑址都是以青花瓷器为主的,其青花色较浓而泛黑,纹饰有狮、鹤、鹿、菊等,器形有碗、盘、瓶、壶、杯等,以碗类为主,多是为外销而生产的⑤。这些记载反映了自明以来,安溪瓷器一直是该县主要产品。

清乾隆《泉州府志》卷十九载:“瓷器出安溪高平……。”这说明自明代以来,安溪的瓷业一直在继续烧造,其数量是相当大的,这些青花瓷产品除供应本地人民的生活需求外,大部分是运销海外诸国去。

安溪县发现的青花瓷窑址,有魁斗乡的迈墓窑、茉莉竹窑、陈窑、卓罩坑窑、宋碗口窑、倒钩坑窑、珠色窑、脚墘垵窑、草北碗窑口、碗窑、贡后窑、水尾窑和尾路窑等13处。龙门乡的溪窑山窑。城镇的横竹脚窑、十八间窑、蛇目尖窑、碗厂边窑、机耕路窑和新路尾窑等7处。长坑乡的香村古窑、正厝后沟山窑、坑头窑3处。龙涓乡的竖亭窑、下尾林上窑、下尾林尾窑、内窑古窑、燕美内(尺尾)窑等5处。尚即乡的顶内共3处岭脚窑、尾窑、宫尾窑和窑寮窑等7处⑥。

3、各个时期瓷器的外销       

安溪烧瓷历史悠久,明清两代达到全盛时期。尤其是青花窑址分布甚广,产量丰富。瓷器上具有坚致美观,耐酸碱且又便于洗涤等优良品质,在国外享有极高的声誉。中国瓷器的输出,对国外社会生活产生过深远的影响,它直接改善、丰富和美化当地人民的日常生活,普遍更新了许多国家和地区人们的生活用具,甚至成为估量个人财富和社会地位、声望的一个标准。中国瓷器受到海外的欢迎赞赏,自然成为这些国家和地区的主要进口商品之一了。由于海外对中国瓷器的偏爱和需求,使中国瓷器得以畅销,有精品,也不乏劣废品。高斯先生考察过菲律宾出土的中国陶瓷后说:身材扭曲者有之,不均匀者有之,未涂釉者有之……”。量多则不精,自在理中之事,但它却从另一个侧面说明我国瓷器在国外普及的情况。
   
安溪、德化、南安等县瓷窑产品在宋墓中就很少发现,但在国外发现就多了,说明这些瓷窑的出现是为了外销或以外销为主⑦,安溪瓷业的发展,与市场的供求关系是密不可分的,而海外贸易是销路最大,获利最多的。据《安溪县志》载:“入海货诸东南夷人”,并且出现了“商贾百工艺业皆远人擅之”的情况,可见当时的对外贸易是相当发达的。根据国内外资料和安溪窑产品相印证,它的产品曾远销东亚、西亚、东南亚、非洲等国家和地区。

安溪青白瓷的外销  安溪青白瓷的产品,如盒、军持、注子等在国内很少看到,在国外屡有发现,说明有些瓷器可能是专供外销的产品。艾迪斯《菲律宾出土的中国瓷器》一书图版中的八棱盒、瓜瓣罐、杯;韩槐准《南洋遗留的中国古外销陶瓷》一书中在印度尼西亚搜集到的宋代青白瓷和罐器;《日本出土的中国陶瓷》一书图版中的青白瓷宽平圈足盘、洗等,从造型特征看,与魁斗、三村窑的产品极相似,应是安溪窑产品外销印度尼西亚、日本、菲律宾的实物例证。

安溪青瓷的外销   安溪桂瑶窑釉色属影青和青瓷⑧,和菲律宾、日本出土的瓷碗基本一样。根据日本《支那读瓷器手引》一书说,在镰仓海滨,发现大量青瓷标本。曾说到温州、安溪、泉州,皆产瓷器,“建窑之青瓷(宋)以泉州为主,瓷土采掘于安溪”,可见,安溪和泉州其他地方的青瓷宋时已大量销往日本。艾迪斯《菲律宾出土的中国瓷器》一书中的青釉执壶;锡兰亚拉虎瓦出土的喇叭口、小圈足、底露胎青瓷碗;肯尼亚出土的宋代青瓷玉壶青瓶,其造型与釉色和桂瑶窑的产品极相似。这类青瓷器日本人称为“珠光青瓷”。以上诸例证明安溪窑的产品远销日本、菲律宾、锡兰和肯尼亚等国家和地区⑨。

安溪青花瓷器的外销  多年以来,安溪县也发现有明代青花“沙底足”器物,而且发现生产这类明代青花瓷产品的瓷窑多,产量大。按韩槐准先生在《南洋遗留的中国古外销陶瓷》一书中所说:“明代青花‘沙底足’瓷器,从瓷釉、胎土、色彩及技术来辨别,应属福建古窑所出品”,据先生论述的主要特征与窑口数量,似为安溪珠塔、福昌、吉山、科名、翰苑、贞洋、溪山、进德等窑的外销产品⑩。

日本的陶瓷专家也指出:“明代,安溪出产的题诗青花瓷盘,在冲绳也有出土。”这是安溪的翰苑、珠塔、福昌、科名窑所常见的产品⑾。

安溪福昌内窑圈点纹青花碗,器内饰一至两道弦纹,外壁口沿下饰两道弦纹,在两道弦纹之间,连续饰一大圆圈和两大圆点,腹底饰花草纹,这种碗在东非坦桑尼亚和坦噶尼喀、泰国和沙捞越等地均有发现,它的造型、釉色、纹饰题材,以至于底部的结构与安溪福昌窑的产品完全一致;银坑窑吉祥纹青花盘,盘内中部书写有吉祥纹,周边由数层短直道半寿字纹组成,此形式青花盘曾发现于埃及福斯塔特古城遗址;一九七四年,广东省博物馆对海外交通要道上的西沙群岛进行文物普查,发现大批文物,其中青花寿字纹、云龙纹、楼阁纹、牵牛花纹碗盘,数量甚多,质量优劣均有。这几种外销瓷,见于德化青花窑,也见于安溪的翰苑、福昌、扶地、银坑等窑⑿。在西沙群岛发现的寿字纹、云龙纹、牵牛花纹盘、碗、城楼纹碗,其造型和纹饰既与德化窑相似,又与安溪的翰苑、福昌、扶地、银坑等窑的产品相同。究竟属于何处窑口,有待进一步研究证实。这些遗物,可能是我国人民在该地定居生活的生活用具;也可能是海运对外贸易经该地的遗留物⒀。

多年来,在日本、东南亚、斯里兰卡、印度和坦桑尼亚等地也发现有安溪的青花瓷器。如日本出土的芭蕉叶纹、釉上红彩折枝花纹、“天启型”山水纹、题诗句、云龙纹、变体梵文、印“寿”石榴纹盘、碗等。在东南亚等地也发现有排点纹、写意卷草纹、缠枝纹、缠枝菊、灵芝、城楼纹、印“寿”字纹、梵纹、幡龙纹的斗笠纹、盘类。说明在明清两代继宋元的青瓷和青白瓷仍旧是运销亚、欧、非等许多国家和地区⒁。

在日本的秋田县谷地中馆、青森县浪同城、北海道胜山馆和熊本县等地出土了大量的十五至十七世纪的安溪、德化等窑口的青花瓷,其中有饰狮子戏球和花卉、人物、动物及“福”、|“寿”吉祥文字的碗、碟等。印尼出土的半寿纹盘、圆圈点纹小碗、牵牛花碗、花篮纹盘、寿字纹碗等都是安溪、德化、永春窑中极为常见的产品⒂。

4、水下考古出水安溪窑瓷器

在东南亚打捞的“泰兴号”沉船(清道光二年1822),有35万件青花瓷器,包括德化、安溪以及华安东溪窑的青花瓷⒃。南宋时期,是福建古代陶瓷业的鼎盛阶段,华光礁1号沉船遗址出水的陶瓷器,主要是福建南部(包括德化、安溪、南安、晋江等地)各重要窑址生产的陶瓷品种,如青瓷、青白瓷、酱黑釉器等,说明了这些窑口当年生产外销瓷的史实;在北礁1号沉船遗址出水的青花瓷器,器形有大盘、大碗、碗等,与“泰兴号”沉船相同和相似的器物,在安溪县、华安县的一些窑址也有发现此类器物⒄。

三、相关问题的探讨

安溪陶瓷外销有其优越的地理条件和自然条件。安溪地处福建南部,与我国古代对外贸易的重要港口福州、泉州、漳州、月港和厦门港相近,极便于产品的外运。宋元以来,泉州成为我国对外贸易的重要港口,外国商船多在此停泊。此时,安溪的陶瓷产品,如青瓷和青白瓷就是由泉州港输往海外,促进了安溪外销瓷的生产。明时泉州港衰落,但明中期漳州月港兴起,安溪陶瓷由月港输出。到清代厦门港兴起,这时安溪生产的青花瓷器,就由厦门港输往海外。所以,上述这些条件无疑地在客观上促进了安溪外销瓷的生产和发展。安溪瓷器的大量外销,回收的资金又促进窑业、技术研究、开发等相关产业的发展。

1、安溪窑的外运问题

宋元时期安溪外销瓷器经泉州港通过海上丝绸之路销往亚洲、非洲等诸个国家和地区。明政府实行海禁,清政府实行“迁界”等不利因素的影响,泉州港渐渐衰落,但安溪外销瓷器并没有因此而受到影响,安溪西南通九龙江支流,可通过龙涓到漳州的华安,而后经九龙江汇入漳州港,至清代,由于漳州月港渐渐衰落,福建陶瓷的外销,出口港已移至九龙江出海口北岸的厦门港,安溪历史上曾历属厦门道,特别是清康熙二十三年(1684 )清政府正式在厦门设海关,由户部派员“榷征闽海关税务,一年一更”⒅,清雍正五年(1727)二月,加福建兴(兴化)泉(泉州)道巡海衔,移驻厦门,安溪瓷器大量从厦门出口,有认为“泰兴号”商船是自厦门港出发的⒆。

2、安溪窑与海上丝绸之路的问题

宋哲宗元祐二年(1087),宋政府在泉州设立市舶司,掌管海上交通贸易,南宋吴自牧《梦梁录》:若欲船泛外国买卖,则自泉州便可出洋。”威尼斯商人马可波罗在其“游记”中写道,“泉州成为世界之最大港口,可以购得物美价廉之青瓷器。”元时,泉州发展成为梯航万国的东方第一大港。后人亦把泉州作为历史上“海上丝绸之路”的发祥地。当时泉州的海外贸易航线有:东北方向,泉州——明州(宁波)——高丽(朝鲜)。东南方向:泉州——澎湖——菲律宾的麻逸(民多洛岛)——印尼的渤泥(加里曼丹)。西南方向:从泉州经南海至印度洋、波斯湾等沿海诸国,南端至东非莫桑比克。当时泉州与近百个国家和地区有商贸往来。泉州输出的陶瓷产品,除安溪外,还有德化、晋江、南安、永春等各县烧制陶瓷可供外销。

安溪地处晋江西溪上游,顺溪水而下可直抵泉州港,宋元时期外销瓷器经泉州港通过海上丝绸之路销往亚洲、非洲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

3、安溪窑的装饰问题

    安溪在宋元时期烧制的瓷器以白瓷、青白瓷为主。造型:碗、盘、罐、钵、炉、瓶、洗、盏、高足杯、注子、军持等,而以碗、盘为主要产品。

    纹饰:刻花、划花、印花和堆花,题材有牡丹、梅花、兰花、莲花、折枝花、卷草、双鲤等。

 受景德镇青花瓷的影响,安溪在宋元青白瓷生产工艺的基础上,明代早期已开始在瓷胎上进行彩绘后上釉,烧制青花瓷。

   造型:闽南地区安溪窑,青花瓷品种多样,器形有碗、盘、碟、瓶、炉、杯、壶、匙、灯具、水注等,以碗为主。因烧造方法采用匣钵沙足垫烧,故称“沙足底”或“沙底足”⒇。

纹饰:青花装饰丰富,图案主要有松、竹、梅、牵牛花、菊花、草叶、卷草、狮、鹿、缠枝牡丹、双喜缠枝花、云龙纹、寿字纹、蝙蝠、石榴、芭蕉、“福”、“禄”、“寿”等,不胜枚举,概括起来有植物、山水、人物、动物、吉祥文字及诗词的青花纹饰。

款识:典型青花堂号、商号款有:协盛、阮玉、尚玉、泉玉、瑞玉、合源等。器底款有纪年“成化年制”、“×德×制”; 器心有单字款,如福、禄、寿、春、夏、秋、冬、金、元、茶香、吾、子等,盘和碗的器面或器表常见有诗、词和烧制程序款;干支款“岁在壬午年”;吉祥款“玉堂佳器”、“万古长青”等。

4、安溪窑年代问题

   从考古调查采集的标本上看,安溪窑址的烧制年代应在北宋末,三村窑和南坪窑是这一时期的典型代表,在窑址采集中的标本中发现,三村窑器形有碗、盒、杯、瓶、洗、罐、碾磨器、玩具等,均属青白瓷,纹饰偶见划花,但素面居多,胎骨灰白;南坪窑因造田和开水渠的破坏,残存面积不大。烧造青瓷、青白瓷,以碗类为主。圈足较高而规整,漏斗状匣钵。其中魁斗窑的有些产品与德化碗坪仑山上层相似,如军持的腹部较碗坪仑山肥圆,花纹线条较粗,有些与德化屈斗宫窑相同,如印花荷花纹盒和莲瓣纹碗等,无论造型、制法和风格都是相同的(21)根据这些产品的比较及从考古调查采集的标本上看,安溪窑始于北宋末期,而盛于南宋或元代。

5、安溪窑原材料问题

安溪矿产资源丰富,矿种较多。已探明的有铁、煤、石灰石、石墨、稀土、高岭地、等19 种,尤其是高岭土品质优良,极其丰富;境内溪流纵横交错,水能资源理论蕴藏量 37 万千瓦;山地资源十分丰富,森林茂盛,森林蓄积量 235 万立方米,覆盖率 67% ,……(安邑木之有名凡二十六种……(《安溪县志》卷一·地类)所有这些有利的条件为陶瓷的生产提供了充足的烧瓷燃料。

 

 

 

 

注释:

 

     明·嘉靖《安溪县志》卷一·建置,200210月国际华文出版社。

     叶文程:《福建地区青花瓷的生产与外销》,载:《中国古陶瓷研究》第十三辑,紫禁城出版社2007年。

     陈建中:《福建泉州窑青花瓷及相关问题的探讨》,载:《中国古陶瓷研究》第十三辑,紫禁城出版社2007年。

④《略述安溪出土纪年墓和带款识几件外销瓷器》,《福建文博》199312合刊)

21)曾凡《福建陶瓷考古概论》20016月福建省地图出版社。

福建晋江地区文管所编印:《晋江地区文物考古普查资料》(安溪部分),19772月。

冯先铭《中国古代外销瓷的问题》,《海交史研究》1980年第2期。

叶清琳《福建安溪古窑址调查》,《文物》1977年第7期。

叶文程 林忠干《福建陶瓷》199312月福建人民出版社。

张仲淳:《明清时期的福建安溪青花瓷器》,载《考古》1987年第7期。

《安溪古代瓷业与外销出探》,《古陶瓷研究》(第一辑),1982年。

庄景辉 刘小艳《明清泉州青花瓷论略》,载:《福建文博》9312期合刊。

栗建安:《从考古发现看福建古代青花瓷的生产与流通》,载《古陶瓷研究》(第十三辑),200711月。

西沙水下考古1998——1999年,20061月科学出版社。

周凯:《厦门志》卷十五·关赋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