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述《欧阳将军忠节祠记》碑及其重要文物价值
日期:2011年08月02日 出处:《泉州文博》第13期 作者:刘英英 编辑:张红兴 阅读:8393次

泉州历史悠久,文化积淀丰富,先民们留给了我们许多的遗物遗迹,许多文物都是历史的很好见证,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现存于泉州市博物馆的《欧阳将军忠节祠记》碑就是其中的一件。本文拟叙述它的重要文物价值,以引起更多的人来关注这件石碑,从而关注欧阳深这一抗倭英雄。

一、《欧阳将军忠节祠记》碑简介

《欧阳将军忠节祠记》碑原本存放在位于泉州市区北隅模范巷的“不二祠”里,文革期间移至开元寺内的泉州文管会,后文管会迁移,该碑又迁至泉州府文庙内由泉州市博物馆保管,2005年泉州市博物馆迁新址到西湖公园北侧,这件碑石便也跟着迁到了新馆内。

《欧阳将军忠节祠记》碑是为纪念欧阳詹的后裔、俞大猷的少时同学兼好友、抗倭英雄欧阳深而立的。碑为石灰岩质,高218㎝,宽98㎝,厚11㎝,碑名字径为11.5×8㎝,碑文字径为2.5×2.2㎝,碑额阴刻竖排篆书“欧阳将军忠节祠记”八字,分4行,每行两字,碑文为阴刻楷书,竖排,共23行,全碑共888字。字体清秀隽美,碑刻钩摹工细,镌琢深匀,虽历经几百年的沧桑,字迹仍很清晰,除石碑边角处有些磕损及底座缺失外,基本保存完好。现将碑文加以标点、分段,用简体字横写于下:

欧阳将军忠节祠记

赐进士出身、奉政大夫、奉敕分巡兴泉道、兼管兵备、福建按察司佥事、成都凤野何全撰,吴郡周天球书并篆。

夫士怀蹇蹇之忠者,或歉济时之才;负廪廪之义者,或亏立身之节。四者备矣,而特自树立以表见于世,古谓奇男子非耶?

君名深,字德深,唐四门助教詹裔,世家南安东田,因号东田。君生含双阳之精,符三台之数,倜傥有奇气。美仪容,音吐琅琅宣畅,不喜狥时好,典忍相效,庶几国之风。

会倭夷匪茹,流薄漳、泉、兴、福间,漳、泉、兴、福亡(无)敢发一矢。君以成均纳级,高卧清源。有中丞王方湖公者檄君,君仗剑而起,慷慨运筹,悬赏募兵。一时悍勇艺能之士素知君,翕然从之,愿为君效死。君出次郡效,引药弩歼数千倭。倭走同安,追之梵天山,又追之长泰,两战两捷焉,由是威名日振振起。至月港,开谕诸酋,散其党二十四将,事闻,赐白金綵币。

逾年,倭益猖獗,山海无藉,景(影)附风从至十馀万。崇武、永宁相继陷失,发冢质棺,惨及枯骨,郡城震恐。中丞游让溪公继王公至,又檄君。是时贼巢双溪口、八尺岭,谋绝郡城饷道。君雨夜扁舟,率师袭之。贼觉,慑缩莫敢斗。诘朝大战,连破七巢,潘径、丙洲六路诸巢皆下。君度贼携贰,可抚而散也,请给贴,便宜招降。散者数万人,就令计执江一峰、李五观二酋戮于市。泉郡抵(底)宁,我武维扬。事闻,钦赐署都指挥佥事,专职泉、漳地方。

居无何,倭陷兴化,中丞又檄君往。或谓莆非信也,可无往。君曰:“事急不往,非义也。”乃进濑溪,与贼对垒。贼弃城走崎头堡,君入城抚摩遗黎。移营逼贼垒,仅五十里,俟救至。贼悉众来攻,或又谓众寡弗当,可且退。君曰:“临难而退,非忠也。”乃逆战。移日晚,身被二枪,犹手刃二贼而死。夫死人人能,即勤事之忠,赴难之义,具才之美,守节之坚,与睢阳张、许屹屹今古争雄可能哉!旬日救至,贼亦灭。

郡人痛君益加切,相向失声挥泪。天子悼之,赐立祠祭祀,给棺敛费,荫子孙世袭指挥佥事。君家子模,足绍弓袭,振门阀拓光先业者。举进士,让弟生员枢。枢授职,归自本兵,祠适落成,俨然肖像,为嘉靖丙寅之春。全率郡大夫拜于祠下,相与咨嗟,谓名莫隆于不朽,劳莫大于定国。骏烈勒于钟彝,鸿禧光于弈叶。乃树碑携石于祠之右。为之颂曰:种木自庇,种玉自芳。将军东田,厥种孔藏。郁郁其文,桓桓其威。以正以奇,以宁海宇,招降解散。赖之生全,不下数万。将军勋德,获福匪诬。竟如之何,而死于莆。英风烈烈,浩气洋洋。将军之死,万古纲常。北山春雯,翠开千嶂。洛水云寒,碧落汤汤。山高如峙,水流不息。有祠在焉,天地罔极。

嘉靖四十五年四月      泉州府知府万庆、同知谭维鼎、通判潘璘、推官钟崇文、晋江县知县谭启等立石,鲁孙嵩重辑。

二、《欧阳将军忠节祠记》碑内容解读

碑文主要记载了明嘉靖时的抗倭英雄欧阳深的几场作战经过,以作怀念。欧阳深,字德深,因世家南安东田,故号东田,生年不详,卒于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乃唐代四门助教欧阳詹的后裔,出生时就“含双阳之精,符三台之数”,长相俊美。

明嘉靖时是倭寇犯华最严重的时候,倭寇勾结海盗,在漳州、泉州、兴化(即莆田)、福州等地兴风作浪,百姓深受其害,但是没有一个将士敢反抗,欧阳深那时由国子监生捐资当武官,看到这种情况,他便隐藏在清源山等待敌人,不久,御史中丞王方湖征召欧阳深平倭,欧阳深积极响应,并悬赏招募士兵,士兵们素知欧阳深的勇气、能力,都非常支持他,愿意为他拼命。于是,欧阳深来到泉州称的郊外,引发药弩,剿灭了数千名的倭寇,其余倭寇逃到同安,他追到梵天山,后又追到长泰继续战斗,这两场战斗都以胜利告终,于是欧阳深的威名渐渐远扬。后来他又到漳州月港解散了二十四个敌人将领。朝廷知道这件事后,赐奖了一写白金綵币给他。

那年以后,倭寇更加猖獗,并与到达十几万的山贼海盗勾结起来。崇武、永宁相继失陷。接任王方湖的御史中丞游让溪再次来征召欧阳深平倭,欧阳深连夜冒雨到南安的双溪口、八尺岭等贼点平倭,结果成功的破了南安的七个贼巢,及晋江的潘径、丙洲等六路贼巢,并招降了数万敌人,杀了江一峰、李五观这两为倭寇头领,泉州城这才得于安宁,朝廷知道后,钦赐他为置都指挥佥事,专门守卫泉州、漳州。

嘉靖十一年(1552年),倭寇攻陷兴化,游让溪再次征召欧阳深支援平倭,有人劝说欧阳深:“莆田不是你守卫的地方,你可以不去呀!”他答:“事情紧急,不去的话太不仗义了。”于是,到濑溪与倭寇对垒,倭寇战败弃城逃到崎头堡,欧阳深移营进城慰问百姓,逼近贼垒,倭寇被逼急了,倾巢反攻。这时又有人劝欧阳深说:“敌众我寡,寡不敌众,我们还是逃跑吧。”他答:“临难而逃是不忠的行为。”后继续战斗,不幸被敌人杀死,当他身中两枪时还坚持手刃二贼。十天后援兵到达,倭寇才被全部消灭。

欧阳深殉国后,全泉州城的人们都悲痛欲绝,嘉靖帝为悼念他,赐立祠堂祭祀,并给棺敛费,子孙世袭指挥佥事。当时,欧阳深的长子欧阳模已中了进士,便把指挥佥事一职让给他弟弟欧阳枢。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春天,欧阳将军忠节祠落成,分巡兴泉道,福建按察司佥事何全率众人祭奠,并立此碑,位于祠堂的右侧,碑文由何全撰写,碑石由泉州府知府万庆、同知谭维鼎、通判潘璘、推官钟崇文、晋江县知县谭启等立,鲁孙嵩重辑。

三、《欧阳将军忠节祠记》的重要文物价值

1、有助于后人了解欧阳深及其战绩

由石碑内容中可看出欧阳深不仅是个不折不扣的抗倭英雄,还是个忠义两全的好臣民,有勇有谋,临危不惧的精神等等都很值得后人学习,让人钦佩,不愧为后人的楷模。然而,文献资料上对欧阳深的记载却很少,《欧阳将军忠节祠记》碑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文献资料的不足,从碑文中我们可以了解到欧阳深的身世,职位等,还可了解到欧阳深的身世,职位等,如从“君名深,字德深,唐四门助教詹裔,世家南安东田,因号东田。”这一句中我们就可以知道欧阳深乃欧阳詹的后裔,并且世代住在南安东田。此外,我们还可以从碑文中了解到他的抗倭经过及他儿子的一些情况。深入一点可以看出在平倭过程中,他始终表现出有情义、忠心爱国、令死不屈的伟大品质和高尚人格,以及从长子欧阳模的让职行为可看出欧阳深的家风之好。当然,文献资料的记载也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碑文的不全面,例如,据《泉州市志》记载:“欧阳深殉国后,世宗招有司为欧阳深立祠,春求特祀,谥封“昭毅将军”,子孙世袭指挥佥事。欧阳深与俞大猷少年同学,携手抗倭,皆为一代名将,不幸欧阳深先阵亡。”但碑文中并未题欧阳深被封为昭毅将军一事。二者的相互应证,将更有助于后人对欧阳深及其战绩的了解。

2、为明泉州的抗倭史研究提供了实物资料

14世纪开始,日本就经常在中国沿海进行武装掠夺和骚扰,抢劫商船,他们乘坐的“倭舶”,不是官方和民间的“贡舶”和“商舶”,故称倭寇。倭寇之患始自元末,至明初日益猖獗,嘉靖年间,日本分裂成更多的诸侯国,对明朝限制其朝贡贸易不满,就用武力抢掠,并与中国沿海下海经商者相勾结,致使倭寇猖獗。当时,东南沿海南直隶属、浙江、福建等纷纷组织抗倭,并涌现出俞大猷、戚继光、刘显等抗倭英雄。泉州作为当时经济发达的沿海城市之一,倭寇自然会虎视眈眈,经常到泉州来侵扰,为了抵御倭寇侵扰,我们建了崇武城墙、永宁卫城等著名城墙,所谓“时代出英雄”,在这种情况下,泉州也涌现出了一批抗倭英雄,欧阳深就是其中一个,从《欧阳将军忠节祠记》中可以得到证实,它也从侧面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时的泉州、漳州等东南沿海城市受到倭寇的侵扰有多么严重、多么频繁,是历史的很好见证,是明嘉靖时倭寇侵扰我国沿海城市的有力证据。为我们研究明代泉州乃的抗倭史提供了一件宝贵的实物资料。

主要参考资料:《泉州文博》第8期渊泉、算宝、兴中、吉昌著《五件有关泉州的碑铭考释与史事补述》,199110月。